达摩书院

【最新更新】   

台灣達摩書院

新春七日禪修

深化、契應淨土

 

禪是精神貴族中的智慧高峰。

淨土是人人可達成的歸命處,心淨即國土淨,真念一聲阿彌陀佛,守之有成,便得解脫。

淨即禪,禪即淨也。

 

主旨:

1.淨土祖師慧遠與鳩摩羅什討論淨土的對話。

討論什麼是法身等等。

終於知道:

佛是在聖智內證中,証知一切不可思議境界,又超越一切不可思議境界。

2.一個學佛者的基本信念, 無不歸到阿彌陀經,上昇華嚴。

  

心淨即國土淨也。所以說專心念佛,一念專精或專精一念,便是淨土。

楞嚴經的核心之一,是二十五位圓通。二十五位圓通最後歸到〈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和觀世音菩薩的觀音法門。因此淨土五經中有〈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而大勢至菩薩和觀世音菩薩,是阿彌陀佛接引眾生的牽手。

禪門悟道的楞嚴和淨土合而為一,此所以唯識大家歐陽竟無先生,晚年也是提倡念佛,道理若此也。

最後要說的是,不知念佛淨土,也不會有什麼悟道;反過來說,真悟道了,必念佛也。

 

日期:

201926(農曆新年初二,星期三)至12日(星期二)

 

主持:

張尚德老師(道南書院、中華唯識學會、達摩書院創辦人)

黃高証(牛津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前英國格林威治大學高研部主任、前中華唯識學會理事長)

 

地點:

台灣達摩書院

 

資料:

1. 慧遠與鳩摩羅什問答真法身、重問法身并答、次問真法身像類并答……。(見《鳩摩羅什法師大義》卷上)

2. 一個學佛者的基本信念、阿彌陀經

 

 報名方式:

填妥報名表,准後通知(報名表下載)

 

微信:D931816

 

電話:0983517589, 037-931816.

 

地址:苗栗縣獅潭鄉豐林村大坡塘九號 

 

 

---------------------------

唯識新引

《成唯識論》新解 

唯識學會創辦人張尚德述

   達摩書院副院長黃高証

236

前六識

眼耳鼻舌身意

《成唯識論》卷七

第七章 能變一異

八識自性不可言定一。行相所依緣相應異故。又一滅時餘不滅故。能所熏等相各異故。

亦非定異。經說八識如水波等無差別故。定異應非因果性故。如幻事等無定性故。

(述記:卷楞伽第十卷頌。說八識如大海水.波無有差別相。)

如前所說識差別相依理世俗非真勝義。真勝義中心言絕故。

如伽他說。心意識八種,俗故相有別,真故相無別,相所相無故。

(述記:即十卷楞伽第十卷頌也。心意識等以理俗諦隨事差別相故。可說有別。約勝義勝義真故。相無別也。)

 

 

英譯(韋達)

§ VII. RELATIONS OF THE EIGHT CONSCIOUSNESSES

THE eight consciousnesses cannot, in their essential natures, be said to be definitely one (i.e., forming a single whole). This is because their modes of activity, the conditioning causes on which they depend, and their associated qualities, are different. It is also because one of them may perish without the others doing so, and because they differ in character in that the first seven can perfume while the eighth is perfumed.1

At the same time they are not definitely different (i.e., being separate units), for, as is noted in the sutra (Lankavatara), the eight consciousnesses are like the waves which cannot be differentiated from the water. This is because, if they were definitely different, they could not be as cause and effect to one another. Thus, they are like the tricks of a magician, for which no definite nature can be ascertained.

As to what has been said previously regarding the varying characteristics of the different consciousnesses, this conforms to a worldly kind of reasoning (yuktisamvrti); it is not Ultimate Truth (paramarthaparamartha). From the latter point of view, the eight consciousnesses can neither be thought or spoken of.

As is said in a stanza of the Lankavatara Sutra: 'From a popular point of view, the mind (Citta), intellection (Manas), and the other consciousnesses, eight kinds in all, have different characteristics; but,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Ultimate Truth, they have not. For neither their own characteristics (laksana) nor those things on which they confer characteristics (laksya) have any existence.'

 

 

1 The eighth consciousness, Alayavijnana, is perfumed; the other seven perfume.

 

中譯(黃高証

八識的關係

八識本身的基本性質,不可說它們必一(即八者為一體)。這是因為它們活動模式所依因緣條件不同相應心所也不同又因為當一個識滅的時候,其餘識不用跟著滅。們的性不同,前七識為能熏,而第八識為所熏1

同時,也不可八者必異(即互不相干),如《楞伽經》言八個識就像波與水,等無差別這是因為假如八個識是截然不同的話,彼此便不會有因果關係。所以說,它們就像魔師的幻術一樣,沒有明確的定性。

前文已,不同的識有不同特,這是依世俗道理來說的,並不是究竟真理。從真正勝義來看,八皆不可議、不可言說。

正如《楞伽經》的頌文所示,從俗諦來看,心、意及其他諸識,八者之相不同;但從究竟勝義來看八者之相無別因為它們既沒有主觀的「能laksana),也沒有客觀的「所相laksya)。

1第八阿賴耶識是所熏,前七識是能熏。

 

尚德按:

八個識(阿賴耶識、末那識、意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究竟是相同還是相異?

就其共通性來說,它們是相同的;從其功能作用的差異性來說,它們是相異的。例如每個識都有五徧行(作意、觸、受、想、思),便是相同。但在各個識的五徧行中,它們必定是相異的。

理由:

各個識雖然都有五徧行,但作用和功能並不相同。

阿賴耶識的作意,應該是無明的總體,或總體的無明發動了。又如第六意識的作意,有明了意識、變態意識和獨頭意識。從存在的無明來看,阿賴耶識的作意,除非是菩薩或佛,應該是獨頭的。

這一次《成唯識論》又提到「熏」的問題。《大乘起信論》說,熏有淨熏和垢熏。生滅門是在垢熏中,真如門則屬淨熏。

這話的語意表達有問題!既然是真如,真如是背塵合覺的,同時祂是本覺,也就是沒有什麼熏或不熏。

佛法的極樂世界,無熏也。

唯識又說: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

此一內容,應該是從娑婆世界的生滅門來說的。

垢熏為無明,為煩惱;淨熏是修一切善法,全在破除無明和煩惱也。

  

237

待續  

 

-------------------

老師的話

吳佳珍 記錄

上個月我去大陸的前一個星期,還在台北榮民總醫院住院。當時我心裡很著急。為什麼著急

各位,南老師傳給我的,實際上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是二楞,楞嚴經和楞伽經,他自己也把自己叫二楞子,所以我就急得不得了,大陸一群有的也跟我二十多年了,我要把楞嚴和楞伽的重要性告訴大家,嗯美秀本來訂九月二十號的機票,她告訴我取消了,我就哀求美秀不要取消,我的想法就是抬著擔架只要我能上飛機,我也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大家。這是第一點,結果我去了效果很好,麼效果很好呢?

我每次要向他們大陸報告說要講甚麼,美秀告訴我你不要老是中庸大學,我那好,個新東西,墨子、孟子,然後二楞,那好,講了以後效果還不錯的,回來了。

是你們各位在這裡,我很高興你們每個月在這裡研究楞嚴楞伽,很好,到最後還是歸到華嚴,佛法是聖人之學,楞嚴楞伽是起碼的,了解我們自己的心意識的初步楞嚴楞伽不了解,初步不了解,就是再往前走,也是糊里糊塗。這是第一點告訴各位。

第二點,我想我也快離開人世了,我想過年的時候,舊曆年的時候,把慧遠、鳩摩羅什,兩人討論最重要的問題:「法身究竟是甚麼」,「佛究竟在哪裡」等等等等,這些極重要的問題,我想舊曆年的時候,跟大家介紹一下,那麼第點呢,往聖先賢,特別佛法,到最後越是大禪師,包括南老師,到最後都是抓住阿彌陀佛,這點各位必須要視。提倡淨土的印光大師說淨土五經:佛說觀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普賢行願品,最後一個阿彌陀,這五個是連在一起的,我昨天再看華嚴,華嚴歸到普賢行願品,我再看看普賢行願品,各位,普賢菩薩所了解的世界,無盡的光明,無盡的智慧,無盡的歡樂,無盡的和樂,無盡的莊嚴,這從哪裡來的呢?有個條件虛空有盡,我願無窮,這一定的,這是一定的,沒有折扣的各位,虛空有盡,我願無窮。

你們在座的各位要開風氣之先,七八十年前,歐洲有兩個最大的學派,一個是存在主義,一個是邏輯經驗論,他們少數兩三個人,少數幾個人,搞出一個大學派,特別是邏輯經驗論,殷海光老師宣揚的,兩句話就說完了,第一個,一切語言本身有問題的,語言要歸到實際。第二個,一切都要歸到經驗,就這兩點,邏輯經驗論,要合乎邏輯,合乎事實,所以殷老師對我影響很大很大,當然除殷老師外,還有南老師,還有方東美老師

各位,開風氣之先,我們中華唯識學會,達摩書院,道南書院,已經搞出了一個開風氣之先了

我提醒各位你不要不留意。我指出了幾點

第一沒有體,華嚴經裡面一再講的,沒有一個甚麼體,古今中外的哲學宗教,最後都歸到體上,也就是歸存在的本質性,不成立

存在的本質性,是諸法空相,佛法講的金剛經講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非相也者,就是妄想,在解深密經裡面,無一不妄想,所以開頭第三品,就是要丟掉心意識,所謂丟掉心意識,就超越心意識。佛究竟在哪裡,我從經驗上,從道理上,從佛經本身內容上,我摸出來,佛,鳩摩羅什回答慧遠,佛在化境中,觀世音菩薩化身億萬,在哪裡呢?就是跟宇宙常寂光合而為一,常樂我淨,普照一切,普被一切,所以微塵裡面也有億萬佛,這個道理啊不是道理,各位,你要自己去摸,真的要自己去摸,把自己摸出來。第一點,沒有一個甚麼體,好重要,各位,我死後走大運,懂嗎,我把古今中外學術翻過來了,知道嗎,說句很狂妄的話,以後所有的中國外國,談甚麼體的那些書,沒有人看的,因為不對嘛,不對怎麼會 有人去看呢?沒有一個本質性嘛,體就是本質性,體就是最後的究竟,最初最後的究竟,沒有這個東西嘛。佛法有這個,甚麼?阿陀那識,最後把存在的起源,存在的結果,存在的中間的輪迴我把這個,古今中外的哲學裡面,科學裡面把它找出來了。

我非常高興,華慧第二冊著重在量子力學和佛法,量子力學,電子力學就在我們身上,無一不在,不懂高度的科學不可能搞佛法,我們不一定是個科學家,但是要懂,這是第一點,是諸法空相一個甚麼體。

第二點好重要、好重要,釋迦摩尼佛在菩提樹下悟到的是緣起性空,性空緣起,這個大家都知道的那為什麼大智度論有十八空,大般若經裡面有二十空,這幹甚麼呢?最後自性空勝義空一切空,通通把它否定掉,那是幹甚麼呢?這不等於沒有說嗎?喔,我發現原來是解釋成住壞空的那個,藉著語言來強調解釋緣起性空,性空緣起,也就除了成住壞空外,並沒有一個其他甚麼空,所以色不異空,空不異色,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更重要更重要,我們走的這個路線,我們要跟整個人類、整個世界人文精華結合在一起啊,我們要跟柏拉圖、蘇格拉底、康德,最重要的,跟中國文化對的,跟印度文化對的結合在一起,怎麼結合,基礎在哪裡?有兩點,一非走唯識的路線不可,唯識也者,最簡單最簡單,把人的壞說出來了,把人的好也說出來,把萬物的開始在哪裡說出來,這三點,唯識把人類的問題應該怎麼走都解釋。其次還要跟西洋幾千年來,人文的精華結合在一起,開展出一條路

各位,現在插話了,我不是統一派,也不是台獨派,我是認識派,有聽懂沒有兩個都是搞的,你怎麼統一美國不准你你怎麼獨立啊?大陸不准你。中國真強了,就自然會統一。不但統一台灣,而且統一世界。唐朝的貞觀之治,就是最佳例子。

大家好好搞佛法的學問,好好搞佛法的功夫,好好把普賢行願品生生世世發揮出來,這不是甚麼前途,跟事業跟吃飯毫不相干,這是我們人生唯一應該走的一個道路,各位知道嗎,除此路以外,沒有其他的路可走,所以在座的各位,你們的氣派、氣勢、格局要拿出來呀,不要老是自己那個情緒裡面,老在思想裏面轉啊,一切一切,過去往聖先賢都說光了,知道嗎敬天敬地敬祖宗,敬往聖先賢,把社會制度和風氣,落在有禮和講理上,這是真正的政教合一是真正的佛法。我講錯了嗎?

另外一個問題,康德說不能知道本體,但我們用禪門的方法,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也就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可以證到形而上,所以我解決了幾千年來西洋哲學本體論的問題,沒這個東西嘛,沒個甚麼本體不本體,有沒有本體要在佛法裡面來談,是諸法空相。

這下面我又要插話了,你們各位啊,要看得起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我不是說我有甚麼成就,我很感慨,現在想起了淨空大和尚。淨空要到台大哲學系聽課,方老師說你要來聽甚麼課,他說我想聽佛法的課,方老師說台大哲學系沒有佛法的課,你來我家裏好了,那個時候軍人,方老師覺得他的國文不錯,就說:你每個禮拜天上午來我家裏好了,我來跟你講佛法概論,方老師跟淨空講了一年的佛法概論

四十年前我在台北中山堂上班,他在離我五百公尺左右租了一個小房子,七八個人在那裏,他開始講華嚴,淨空一邊研究華嚴一邊進到華嚴,一邊修自己,的肉身也修得非常好喔, 嗯,所以,十月時候我在湘潭我第一句話我說各位,我對不起南老師,我對不起南老師啊!當初我來苗栗他急得不得了,他非常急,他找了許多人,他也寫信給我,打電話給我,要我不要來,我今天這種結果,他已經知道了,甚麼結果呢?我全身都壞掉了,有沒有看到我臉發腫呢無一不病,又要堅持自己沒有病

我還有一點事情,個禮拜前我們在討論,就是這個農場,這個農場兩個房子在我名上,當然,當然是大家出錢的。這個道門要怎麼處理呢?我一個小時就可以把房地產拿出來,侯天儀注意,誰來管理誰來繼承有這麼一個問題在裡面,捐給唯識學會,屆時唯識學會不可以有張老師主持禪七 。侯天儀,情況一動,沒有一個人不會搞你啊,你聽懂沒有現在就是說,農場問題我不是不處理,你們來研究處理。我已經耽誤你們時間

我隨時隨地會離開人世,對不起啊,跟你們講這些一方面你們前途無量真是一方面你們黑暗無邊

千萬在靈光獨耀的秉性上,把自己的人格、風範建立起來!

中國要把祖宗以善為基礎的道德人文學問發揚和實踐起來!

這樣個人、家庭、社會、天下國家,才有真正的前途。

好了,吃飯!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老师的话要慢慢品味

道南道友

晨起,院内少有的传来几声咕咕的鸟鸣,一瞬间感觉被拉回了道南,仿佛置身在道南的乡野田间中,四处的蛙鸣鸟叫。想想看,已经快两年没去道南了,越来越想那里了,心中总有一种惦念。

记得第一次去道南,虽然有一定的心里准备,早听说是在一个连路灯都没有的村子里。但是第一天住进农户的时候,还是有些意外。一间小屋要睡四个人,两张破旧的双人床(其中一张要睡两个人),还有一个旧的床垫子直接铺在地上。一个在头上晃来晃去的吊扇是炎热的夏天里唯一降温的电器,窗子上横竖的几根铁条连个纱窗都没有。现在翻看当时在窗外照的照片还会乐出来,怎么看都象是被抓起来的一样。住进来的第一宿都没有睡好,早上三点多就被蚊子吵醒了,独自在院中坐到天亮。就是住在这样一个简陋的环境中,我确住出了“奢侈”的感觉。

那是禅七第四天的中午。午睡醒来,顿觉神清气爽,体里少有的一种轻灵感。我一下子坐起来,对着睡在地铺上的张云老师说:“不行了,这日子过的,真是太奢侈了!!!”。当然奢侈,每天在这里愉快的学习、随性的聊天、漫步田间、身心愉悦、偶尔在课后三五成群的开个小小的品茶会,这种心无旁骛、逍遥自在的日子岂是平日里所能享受的到的。这就是我第一次去道南的真实感受,注定的要与这里结下深深的缘分。喜欢这里的生活,喜欢这里的感受,更喜欢老师的讲课,对口味。

虽然他讲的内容我很多内容我还理解不了,但是每次都还是有很多的收获和启发,总有那么几节课会听的非常过瘾、非常刺激。有位朋友听完课说老师讲的听不懂,我很不理解。干嘛要去失落那些听不懂的东西,为什么不为那些听懂了东西的高兴呢?总不至于一句都听不懂吧?那只能说你没有好好听课。其实我也有没好好听课的时候。那是第二次去道南,张老师晚上讲了一节临济宗的课。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讲课内容,我被震惊了。毫不夸张的说,只记得当时自己瞪着眼睛张着嘴,想个土包子进城一样愣在那里,心里面只冒出一句话来:“佛经还可以这么讲啊!!!”。至于讲的什么内容呢,先向老师叩个头,一句没记住。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蠢的可笑,现实版的买椟还珠啊,讲课的内容没记住,只记得当时的震惊了。老师当晚讲的也很兴奋,下课前高声问到:“谁还想听,我可以讲一宿!”。那时候我真想举手,真的没过瘾。可想想老师多病的身体,还是忍住了。虽然我没记住老师讲的什么,虽然有些话我听不懂,但我相信这些种子在我心里已经埋下,不管多久,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总会开花结果。

其实也不用都等那么长的时间,有些疑问或不理解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自己的进步,随着经历的一些事情,对老师讲的一些话慢慢的就会逐渐有了些体会和认识。

例如上课时老师讲过一句话:“一切的存在都时合理的”,我当时就有点不太能接受。邪恶的存在也时合理的么?悲苦的存在也是合理的么?既然合理,那么为什么还要去惩恶扬善,救苦救难呢?我认为它们的存在就是不合理的。这个疑问在心里挂了二年多,后来慢慢的理解了些这句话的一些含义。存在当然合理,不合理自然就不存在了。合不合理不是以个人的取舍、好恶为标准。放下一些自己的分别心才能正视这些客观的存在,才能慢慢去认识并接受一切。认识什么是一切这是第一步,之后才是老师常说的“在一切中,超越一切”。如果连一切是什么都不能认识的话,又何谈超越呢?当然,要做到超越一切,我想恐怕要菩萨地之后才能做到了吧,太遥远了。还是先从基础开始,学习认识、接受一切,这一步恐怕就要我用后半生去学习和实践了。

又例如在去年禅七课上,老师说:“众生哪个要你去渡?!你去看看田里干活的农民,他们需要你去渡吗?他们需要的是你去服务!”。听完后感觉一头雾水。“众生无边誓愿渡”啊,诸佛菩萨不就是来渡人的吗?怎么又成服务了?这个问题在心里一挂又是大半年。今年三月,一次换乘公交车,刚在座位上坐下,一个老太太就步履蹒跚的从前面上了车,于是赶紧把座位让给了她。看着她坐好之后,心里忽然冒出一种很强烈的感激之情。好奇怪呀!我让座给她应该是被感激才对,怎么我却要感谢她让我给她让座了呢?不合情理呀!那一刻忽然想起了老师说的那句话“众生是要你来服务的”,一下好象若有所悟。再细想下,一个渡字就让人有了分别心,是自上而下的感觉,潜意识里是认为别人不如你才需要帮助,这是我慢之心,不是真正的慈悲。老师说过,真正的慈悲心是要见了空性后才可以发起。那么用“服务”两个字,是自下而上或者是平等状态的,可以避免我慢之心,培养慈悲心的时候也能培养谦卑之心。

诸如此类,在不断的认知、了解和反思的过程中,心感觉一点点的沉了下来、平实了下来、清晰了起来,心里各种情绪,尤其那种暴戾之气似乎更容易被自己觉擦到了,可能是修罗种性太重吧,现在还是依然很难把控,小的问题还可以较快的化解,稍大些的问题就很难把控,需要一定时间了。但至少先找到了问题才能慢慢去修正,千年寒冰总要一点一点的融化,这应该就是修行的过程吧。

林林总总,生活中经常会有时在不经意间,由于某件事情或某个想法的起因,能感悟到老师课上说的一些话的含义,每多理解一点,生活中的某些状态就会被影响,就是这样小步的循环递进又相互影响。所以说老师的话要慢慢品味、慢慢的体会。虽然没办法时时请教,也不知道自己领悟的是否正确、全面,但是自己内心是否有变化这总是可以自己检查到的。几年积累下来,自己的感觉就是内心越来越简单了,越来越干净了,越来越柔软了,似乎“白色”的东西在增加(这种感觉说不清楚),有时候一年才会有一点点的感觉。虽然变化很小,进度很慢。但还是希望每年都能带着这一点点的进步去向老师汇报,希望老师在100岁的时候还在讲临济宗。

 

尚德讀後:

很好!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道友來函

孤靈

华严经说:

......净土应化力......善学一切化,刹化众生化,世化调伏化,究竟化彼岸

师父说:佛是在圣智内证中,证知一切不可思议境界,又超越一切不可思议境界

慧远绝对是陶渊明永远的明月

自妙法莲华,裹挟万缘............

入华严

报空恩

 

尚德讀後:

陶淵明去廬山拜訪慧遠,寫了一首禪詩:

石頭橋畔虎溪東

夜叩柴扉謁遠公

月到上方諸品淨

心持半偈萬緣空

 

慧遠送客,常有老虎相隨。

陶淵明「月到上方諸品淨」,即所以入華嚴;「心持半偈萬緣空」,證知緣起性空、性空緣起。

此所以慧遠永遠是陶淵明的明月也。

千古聖輝相應,

如此!如此!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十月更新

 

十一月更新

 

舍利子

旅遊閒話

法性

 

 

 

 

道友來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