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从孟子责善章谈起

道南書院副院長

魏盛  理學博士

前言

吾师张公尚德先生多次提到,他去拜访徐复观教授,徐先生告诉他:“尚德,好好读《孟子》。”

东汉赵岐说,孟子“拟圣而作”;中唐韩愈、李翱说,孟子传“性命之源”;北宋程颐说,“孟子性善、养气之论,皆前圣所未发。”南宋朱熹的“心统性情”,明朝王守仁的“致良知”、王夫之的“善者性之所资”,都对《孟子》进行了发挥,极大的影响了时代文化的思维模式和社会规范。

《孟子》〈离娄上〉第十八章,讲述“父子之间不责善”的道理。笔者认识到,其中蕴含了孟子对人性的深刻把握,现依据随师所学,谨就一己参悟,稍述几则。

公孙丑曰:“君子之不教子,何也?”

孟子曰:“势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之以怒。继之以怒,则反夷矣。‘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于正也。’则是父子相夷也。父子相夷,则恶矣。古者易子而教之,父子之间不责善。责善则离,离则不详莫大焉。”

(〈离娄上〉第十八章。《孟子》七篇,各分为上下两卷,〈离娄上〉为卷七,故简写为7.18。下同。)

 

一、责善

教育是一种极其微妙的过程。

1、教养

父亲教育儿子,必定有种种的匡正;匡正没有效果,自然会怒其不争。这种嗔怒,为人父母者都有切实的经历,与其归咎于情绪的宣泄,毋宁说来自于关心则乱,是“父子有亲”(5.4)的真实体现:

“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之以怒。”(7.18

父兄贤明,尽责教养,促使子弟中用、成才,是最大的恩情;倘若父兄早日弃世,虽欲受教而不可得,则是极为不幸的事:

“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故人乐有贤父兄也;如中也弃不中,才也弃不才,则贤不肖之相去,期间不能以寸。”(8.7

2、反夷

然而,人具有与生俱来的“我执”。在根深蒂固的傲慢和好逸恶劳的懈怠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一定会有逆反心理的产生:“你教我行正道,自己行了没有?”这样便出现了父子相害:

“继之以怒,则反夷矣。‘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于正也。’则是父子相夷也。”(7.18

3、贼恩

父兄的才情,诚然有高下之别,如舜的父亲瞽叟心术不正(9.2),匡章的父亲杀妻而埋马厩之下(8.30);贤明的程度,同样有差别,如伯夷独善其身,“不屑就已”,(3.9)“圣之清者也”(10.1),失之于隘,而柳下惠“由由然与之偕而不自失”(3.9),“圣之和者也”(10.1),失之于不恭。

子弟的根性,品类繁多,如慢心即包括轻慢不如自己的人、轻慢超过自己的人、自甘卑劣等等,故有陈仲子以兄长为不义(6.1013.34);环境的影响,也作用明显,如麦子收成因肥料、雨水、人工而有不同(11.7)。

但无论如何,像匡章那样,父子之间责善而不相遇,是最伤害恩情的事:

“父子相夷,则恶矣。古者易子而教之,父子之间不责善。责善则离,离则不详莫大焉。”(7.18

“夫章子,子父责难而不相遇也。责善,朋友之道也。父子责善,贼恩之大者。”(8.30

4、人伦

这是因为,教育的目的就在于显明人伦。如果因责善而贼害“父子有亲”(5.4),那么“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8.19):

“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5.3

“圣人,人伦之至也。”(7.2

“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乎禽兽。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5.4

 

二、仁义

1、人伦之中,特重仁义。仁者,事亲,义者,从兄: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8.19

“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是也;乐之实,乐斯二者,乐则生矣;生则恶可已也,恶可已,则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7.27

而非墨家的“爱无差等”(5.5):

“夫夷子信以为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赤子乎?……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5.5

2、仁义是人本有的良知良能:

“孟子道性善。”(5.1

“人人有贵于己者,弗思耳矣。”(11.17

“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也。亲亲,仁也;敬长,义也;无他,达之天下也。”(13.15

“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3.6

3、贼恩的根源是环境:

“若夫为不善,非才之罪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或相倍蓰而无算者,不能尽其才者也。”(11.6

“富岁,子弟多赖;凶岁,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尔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11.7

4、因为环境的影响,子弟不能尽其才,所以要寻求本心:

“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11.11

“虽存乎人者,岂无仁义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者,亦犹斧斤之于木也,旦旦而伐之,可以为美乎?其日夜之所息,平旦之气,其好恶与人相近也者几希,则其旦昼之所为,有梏亡之矣。梏之反覆,则其夜气不足以存;夜气不足以存,则其违禽兽不远矣。人见其禽兽也,而以为未尝有才焉者,是岂人之情也哉?故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失其养,无物不消。”(11.8

父子有亲,责善为贼恩之大者,故易子而教之。

 

三、事师

父子之间不责善,那师弟之间如何呢?

1、事师如事父兄

“曾子,师也,父兄也。”(8.31

例如鲁缪公欲以千乘之国与士为友,子思不悦,告应以师事之:

“以位,则子,君也;我,臣也;何敢与君友也?以德,则子事我者也,奚可以与我友?”(10.7

2、师道严正

1)择人端直:

“夫尹公之他端人也,其取友必端矣。”(8.24

此处的“友”,是指跟随尹公之他学射箭的学生。

“大匠不为拙工改废绳墨,羿不为拙射变其彀率。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中道而立,能者从之。”(13.41

孟子对乐正子的教导,是很典型的例子。乐正子至齐国,隔天才去求见孟子,受到孟子责备:“你也知道来见我吗?有找好住所再求见长辈的道理吗?”(7.24)孟子也直斥乐正子:“没想到你学道是为了混口饭吃!”(7.25

2)教法灵活:

“君子之所以教者五:有如时雨化之者,有成德者,有达财者,有答问者,有私淑艾者。此五者,君子之所以教也。”(13.40

“教亦多术矣,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12.16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14.3

3、自反

孟子一语道破责善的原因:

“人病舍其田而芸人之田——所求于人者重,而所以自任者轻。”(14.32

所以孟子为师的态度是:

“往者不追,来者不拒。苟以是心至,斯受之而已矣。”(14.30

进而强调自反的修养:

“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7.4

“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爱之;敬人者,人皕q之。有人于此,其待我以横逆,则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仁也,必无礼也,此物奚宜至哉?其自反而仁矣,自反而有礼矣,其横逆由是也,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忠。自反而忠矣,其横逆由是也,君子曰:‘此亦妄人也已矣。如此则与禽兽奚择哉?于禽兽又何难焉?’是故君子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也。”(8.28

4、自得

最终归到自得:

“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则居之安;居之安,则资之深;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8.14

“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13.4

 

四、方法学

孟子内明的方法学非常关键,需要细致分析,下面只是列出部分条文。

1、寡欲

“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随有存焉者,寡矣。”(14.35

2、不动心

“夫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夫志至焉,气次焉。故曰:‘持其志,无暴其气。’……志壹则动气,气壹则动志也。今夫蹶者趋者,是气也,而反动其心。”(3.2

3、浩然之气

“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闲。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我故曰,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以为无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长者,揠苗者也——非徒无益,而又害之。”(3.2

4、外用

“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14.25

“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7.5

“居下位而不获于上,民不可得而治也。获于上有道,不信于友,弗获于上矣。信于友有道,事亲弗悦,弗信于友矣。悦亲有道,反身不诚,不悦于亲矣。诚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诚其身矣。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7.12

“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也。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6.2

综合以上内容,《孟子》对《论语》《大学》《中庸》的融通与发挥,可见一斑。

 

五、朋友之道

1、责善是朋友之道:

“责善,朋友之道也。”(8.30

2、朋友之道贵德:

“不挟长,不挟贵,不挟兄弟而友。友也者,友其德也,不可以有挟也。”(10.3

这也契合孔子在《论语》中提到的交友原则:“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季氏〉第四章)

3、过则改之

“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3.9

4、王守仁《教条示龙场诸生》一文论“责善”,颇得“自反”之意:

“‘责善,朋友之道。’然须‘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爱,致其婉曲,使彼闻之而可从,绎之而可改,有所感而无所怒,乃为善耳。若先暴白其过恶,痛毁极诋,使无所容,彼将发其愧耻愤恨之心,虽欲降以相从,而势有所不能,是激之而使为恶矣。故凡讦人之短,攻发人之阴私,以沽直者,皆不可以言责善。虽然,我以是而施于人,不可也;人以是而加诸我,凡攻我之失者,皆我师也,安可以不乐受而心感之乎?某于道未有所得,其学卤莽耳。谬为诸生相从于此。每终夜以思,恶且未免,况于过乎?人谓‘事师无犯无隐’,而遂谓师无可谏,非也。谏师之道,直不至于犯,而婉不至于隐耳。使吾而是也,因得以明其是;吾而非也,因得以去其非。盖相长也。诸生责善,当自吾始。”

 

附语

时逢先父弃世百日,种种影像历历在目。孟子说:“惟顺于父母,可以解忧。……终身慕父母。”(9.1)于今方有戚戚焉。

七年前,笔者执意来道南书院求学,阻力重重;唯有先父慨然应允,劝慰家慈,并参加禅七满载而归。四年前,笔者责善频频;先父心急如焚,重病奔驰来湘,禅七第六天笔记(大意):“应该跟老师好好学,要让孩子向老师道歉。”今年七月底,先父卧床不起,动辄咳血数十口,却说:“我还可以撑个十天半月,你去台湾禅七吧,不要耽误老师的事,不要耽误众生的事。”又引用但丁《神曲》(大意):“这里是地狱的入口,必须根除一切犹豫,任何懦弱都将无济于事。”“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13.4)窃喜先父,亦随吾师或有得矣!

同学道友,有缘得严师之教,幸何如之!万勿师心自用,“所恶于智者,为其凿也。”(8.26)“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11.9)切切珍惜。

  

参考书目

杨伯峻,《孟子译注》,中华书局,2010.

方东美,《中国哲学精神及其发展》,中华书局,2014.

 

尚德讀後:

 

積善、行善、歸善,是中華人文精華文化的根本。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台灣達摩書院

七日禪修

道門通論

(儒釋道各家,含《解深密經》)

 念準提咒

《解深密經》說:假如徧計所執能無執的落在依他起上(即因緣所生法上),便是勝義諦,也就是圓成實。

勝義諦也者,就是一心真如或真如一心,也就是清淨自在、涅槃解脫也。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到「緣起性空、性空緣起」後,感嘆的說:

「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有執」,即執著,即不能證得什麼是佛和一切煩惱的根源也。

 

佛法是不可思議境界

由《解深密經》辨知不可思議境界之所從來與所從去

 

主持:

張尚德老師

 

日期:

2018217(星期六)至 23日(星期五)

 

景懷南公懷瑾先生百歲誕辰

學術研討會

 

    南老師是現代中國集儒釋道、九流十家精華於一爐的禪門大師。禪門文化的復興,於社會的安定與和諧,是最大的人文精神良藥。睽諸盛唐貞觀之治及清代雍正的興盛禪風,社會都浸潤在禪門文化的智慧中。禪非宗教,是高貴人文精神文化的展示,又超越之。

    發揚禪門泰斗南老師的人文文化智慧,是有極大意義的。 

 

主持:

張尚德老師、蔡宗儒教授、黃高証博士、魏盛博士

 

日期:

2018224(星期六)至 25日(星期日)

 

地點:

台灣.達摩書院

 

報名方式:

填報名表,附照片,通訊報名,准後通知(報名表下載)

只參加禪修者,為期七天;參加禪修及研討會者,共為九天。

 

論文要求:

研討南公懷瑾先生任何一門學問,包含武術與醫藥等,論文內容莫超過兩萬字。20181月截稿。

 

Email: dharma_academy@yahoo.com

電話: 0983517589, 037-931816

微信ID: d931816

台灣達摩書院地址:苗栗縣獅潭鄉豐林村大坡塘九號

 

----------------------

浅识三性三无性

                                                  周品君

              一切存在是无量庞杂的体系。

              我们人类的思维认知沉浸于时间空间。阿陀那识执取、执受、执藏万类基因,一妄动,就含藏入因果,以藏识阿赖耶的能藏、所藏、执藏的功能发起十二因缘法: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吾师张公尚德先生说:那个第一因不是别人造的,它是造一切的。推到最后归到概念上的因果律推论上,如此产生了神我,上帝和各种神灵的自我信仰。不相信阿赖耶是我们存在的原因。所以就进入到种种心外求法的外道(《唯识新引》)。佛祖以一切法相功能作用性施设三种名:遍计所执相,依他起相,圆成实相。圆成实相是一切法平等真如相,所以称作实相。此之外,皆为妄相。

              佛曰: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说明功能作用的本身发展是盲目的。《八识规矩颂》中三类分身息苦轮真实的表达了平等真如示现的模样。所以地狱都有佛菩萨。这也就不难理解达摩祖师为何五度中毒都没有关系,祂就是平等真如示现的丈六劣应身接引娑婆凡夫。除开知时知机的祂自己要离开,不然再多的毒也没用。这是菩提心的愿行,根本就不在生死因果当中。关于菩提心,吾师张公尚德先生说:若没有菩提心,则文殊菩萨的智慧和普贤菩萨的行愿,两者之间是连接不起来的,这样就是说,弥勒菩萨在<华严经>所展示的,绝对是连接文殊菩萨的智慧和普贤菩萨的行愿两者之间的一座宇宙人文精神理想世界的天桥。(《张老师说弥勒菩萨》)

              《华严经》记录的善财童子,发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入一切法界。各法界都有自相的清净面。如夜神,以夜相安于夜相;如观世音,以音声安于音声;再如《维摩诘经》的天女,以女身示现,宣说:依本愿故。可见平等真如相并不是空洞无边,是以平等清净轻安于一切有,即此用,离此用,离此用,即此用。普行本愿,无有疲厌。所以,能发起菩提心归到清净如来法,是万类在三性相功能作用中最大能力所在。

               依相修止修观,因福德、智慧资粮位不同,在三性中修大乘法就所得不同。

               例如初地欢喜地,菩萨断我执,伏法执,没断俱生我执法执,种子随眠于藏识;七地远行地,菩萨断俱生我执,伏俱生法执;八地不动地,菩萨舍掉藏识,不起分别;如来地,功德圆满达到大圆镜智。

               菩萨修法有三十七菩提道品: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

               四正勤(未生恶法今不生,已生恶法琤O灭,未生善法当念生,已生善法令增长)

                四神足(欲神足,勤神足,心神足,观神足)

               五根(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

               五力(信力,精进力,念力,定力,慧力)

               七觉支(择法,精进,喜,轻安,念,定,舍)

               八正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相应于不同所得,佛说:若诸菩萨能于诸法依他起相上,如实了知遍计所执相,即能如实了知一切无相之法,若诸菩萨如实了知依他起相,即能如实了知一切杂染相法,若诸菩萨如实了知圆成实相,即能如实了知一切清净法相。善男子!若诸菩萨能于依他起相上如实了知无相之法,即能断灭杂染相法,若能断灭杂染相法,即能证得清净相法。(《解深密经》一切法相品)

              如是种种,皆因善行净熏种子识而积的福德、智慧资粮。吾师张公尚德先生说:十地菩萨还有障。所以真有智慧和修行者,活在地球娑婆世界中,只有惭愧与感恩,感恩与惭愧,这样才能少少的体悟到自己和自己的存在。(《华严五教止观》 第六)

              种子在一切法相三性功能中随业发生,自类横流,苦不堪言。佛恩无量,为安慰一切自苦众生,宣说一切法相都没有自性:生无自性,相无自性,胜义无自性。佛祖形容:譬如虚空,唯是众色无性所显,遍一切处。(《解深密经》无自性性品)。所以缘起可以性空,性空可以缘起。依他起相不来自清净平等,而清净平等无我相无法相,所以胜义无性。

              地球所处欲界,也是五趣杂居地。种子染污熏习痡`审度分别,以前五识眼耳鼻舌身的现量现行。《八识规矩颂》中有说二乘不了因迷执,由此能兴论主争。就修行而言,善根未成熟或是趣向声闻的种性,因三性相了知生无自性性,还没有彻底了知相无自性性,胜义无自性性。所以在一切相中还不能真正厌离一切可欲,还没有断俱生我执和俱生法执。因此在已经了知范围中拣择所知,兴起论主争。玄奘大师著《八识规矩颂》完满《成唯识论》,要实现无争。

               三无性法,于修行中是难解难信之法,因为要空掉五蕴。禅宗说最上一着,千圣不传。完全要不起分别,达到心地,那真的要佛来斩佛,魔来斩魔,父母来斩父母!这需要对一切的生,包括魔、鬼、畜生、湿生、卵生、胎生等等等等都有绝对穿透而超越的认识和真正的慈悲,才能于三无性中证得三无性。一般的声闻以自我解脱为究竟,发不起利他的菩提心,殊不知本来就没有自己是自己,解脱的也只是个解脱欲望的实现。三无性法,也叫甚深密法,其深其密其广其行超越任何甚深细

             佛为一切乘愿菩萨安立诸法相,如经上说的化城化人,而令菩萨修止修观,能于一切处随顺安隐。随顺,是上师所授之义,弟子绝不违逆。像密勒日巴,对待上师的疯狂指令,犹若圣旨,以超人的意志力恭敬奉行师命。随顺,是全面正面的迎一切战,而不战而胜!

             三性三无性从遍行的与胜义的突破凡与圣在概念上的障碍,三性的遍行性功能贯通的是整个如来藏,就使得法的能量可用范围成了平行规则。依他起同样也是规则中的现行性。三无性的无所有贯通一切的恐惧与胜义谛,恐惧本身无性,胜义也本身无性,意识的追驰终于何处与形态无关。意识不以恐惧与胜义为愿,安然也就本然。穿衣吃饭,行住坐卧,不以没有设定什么而不安,那还有意识的定义决定安与不安的意义吗。识生起的万法,万法本身不识。达摩祖师说的:不识。

            于此于时,无量此无量时,寻本愿故,达本愿故,依本愿故

              是为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和十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

                                                                      于湖南长沙

               尚德讀後:

一心真如

緣極清淨

契三性、三無性

證:空、無相、無願

入解脫門

尚德於 台灣二水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

----------------------------

平凡的指授 无尽的愿行

——十年学习报告兼浅探南先生一代教化旨宗

 共青

 

引子

 

稽首圆满遍知觉  寂静平等本真源

相好严特非有无  慧明普照微尘刹

稽首湛然真妙觉  甚深十二修多罗

非文非字非言诠  一音随类皆明了

稽首清净诸贤圣  十方和合应真僧

执持禁戒无有违  振锡携瓶利含识

——恭录自永嘉大师《发愿文》

 

十年前,我一度对生活绝望,不知道人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那时,在身心一塌糊涂的情况下,偶然间,我听说南怀瑾的名号(下称南先生先生),从此始于《佛说入胎经》,一路搜寻至今,颇为惊叹。在这个过程中,缘于对《野地黄花分外香》一文的震撼,从神往到亲近,我也有幸追随张公尚德先生(以下简称张老师老师)到今天。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老师,即被当头棒喝话痨,印象深刻。

这次景念先生百年诞辰,因缘难得!由是,我想到:

——六年前,先生示寂,一时默然,离言说,而又以水作墨,写下平凡二字,并且稍纵即逝,话头很大。

——想当初,先生入峨嵋闭关,写就千古名句:“了了了时无可了,行行行到法王家;云霞遮断来时路,水远山高归暮鸦”,读来不禁令人振聋发聩。

——而今,圣者已远行,一代教化仍在接续,老师写下《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的成就在哪里》一文,总括先生成就:在平凡中做心安理得的事,以归到自己本来该有的寂净;在寂净中摄日常平凡的事,以展示自己应有的心安理得,可谓字字珠玑、意味深长。

还有很多很多……

从来蹭蹬觉虚行,多年枉作风尘客。料想自己半生,于极度迷茫之际,幸得先生和老师哀悯垂怜,这份恩情不是用再生父母所能形容的。这些年来,在我心中,南先生和张老师,其实早就是一个了。特别是偶得闲暇,孤灯一盏,合参两位大德话语,一个天马行空、清风拂面,一个言简意赅、惊涛骇浪,真是很有意思的事。

此番感怀先生百年,我虽力有不逮,惟愿先生见悯、老师眷顾,拟对自己十年来之学习作一报告,并将以《圆觉经略说》(南怀瑾讲述,复旦大学出版社)和《华严法界观门》(张尚德讲述,达摩出版社)为主要参考,浅探先生一代教化的旨宗,假以名之,以兹纪念,并伏望指正。

 

一、     宗旨探析

常言宗教,宗是宗,教是教,不可混同。宗也者,一也。超越时空、亘古不变,宇宙之真理、吾人之自性。教也者,说也。意在剖明心迹,阐释生死轮回不过自心现量,分析内外因缘皆属无明妄想,以求达旨归宗。是故,宗中有教、教必依宗,教不及宗、因教明宗,是为宗教。

今言旨归平凡,试征之。

1、文殊之密

佛法之密,全在“文殊”二字。其所意涵,可谓高明透顶、广大无边而又妙不可言,为一切密中之密。文殊悟道,因缘殊胜,此也。即从语言文字表象,直抵心宗,继而踏破毗卢遮那顶,转身回归万类千差,在在处处、无时无刻,无一不净、不禅、不密,本来不见一法,无从舍弃一尘,一切现成、归无所得,非言语问答之所能及。

由此可知,凡圣本来不隔一线,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宇宙本来真善美,尘尘刹刹本来真善美,众生本来真善美,一切的一切,从未离开过真善美。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亦如此。

何以又不如耶?答曰:只为众生自迷,惑在道理不通、心量不够、日用失当,故而作茧自缚、自作沉沦。因此,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悟道后,才会发出无限感叹:“众生实至为可怜悯者”。

一切贤圣应化,即为指明此理,令知“贫子衣中珠”,意在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了解了这一点,才知所谓圣与凡、迷与悟,明与暗、内与外,乃至三乘十二部,无一不是勉强施设建立,以楔出楔,以求当人自省自反、自悟自证。

惟此惟一!

先生自不例外。所不同者,因着因缘际遇不同,故方便施行,亦随所制宜,究其原旨,并无二致。是以,吾观先生之化,源自佛心一味,应在时节因缘,甘为时代桥梁,是谓“化之大者”。

2、先生之和

既明佛法本真、圣者愿行,今不妨效例《圆觉经略说》,拈取几则,以观先生之唱和

——于开篇缘起:“我平常不太喜欢讲《圆觉经》,为什么?这真是一本大经,太大了。若分科判教的话,则归入最大的华严宗,……其根本经典《华严经》的内容包罗万象,是佛教的大宝库,所谓‘不读华严,不知佛家之富贵’。”

——又说:“《华严经》重点是讲‘一真法界’,处处皆是佛,一切众生人人皆是佛,‘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的确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法门,真是太大、太直截了。所以,我平常很少讲《华严经》及《圆觉经》。”

——又说:“唯有《华严经》所讲的,认为这个世界无所谓缺陷,即使是缺陷,也是美的;这个世界是至真、至善、至美,是一真法界,万法自如,处处成佛,时时成道。这也就是所谓的华严境界。”

——又说:“《圆觉经》讲的是一乘圆教,没有所谓的大乘、小乘之分,只有‘见性成佛’,而且是无所偏的圆教。”

——然后,于总纲之“入于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如来光严住持”时指示:“佛在哪里说这部大《圆觉经》呢?……不在天上,也不在人间,是在自性中讲。”、

——然后,于总纲之“是诸众生清净觉地”时指示:“假如众生一念清净,也一样可以进入此神通大光明庄严境界之中。此境界人人具足,本来就有。不只是人,就连猫、狗、牛、老鼠乃至小小细菌等一切众生,本身都有此境界。”

——然后,于总纲之“身心寂灭,平等本际,圆满十方,不二随顺,于不二境现诸净土”时指示:“若能把握住这段经文,《圆觉经》不需要讲,已经讲完了,再讲就是多余,再讲就是第二义。”

——然后,于“文殊师利菩萨”章“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盘及波罗蜜,教授菩萨,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时指示:“所有佛都是依此圆觉法门教授历代菩萨,此圆觉法门是佛法之根本方法。”、“成佛的工具要从哪里找?在我们自己这里找。”

这是在说什么?真的很难回答!纳而束之,其义不外:一、是法平等、自性是佛,本自具足、不假外求,即是“文殊”之密;二、自修自行、自成佛道,在在处处、无不真实,即是“圆觉”之门;三、综而述之,只为太近、所以易隔,故先生常言,平凡即奇特,奇特即平凡,此实乃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所说。

旨归平凡,意在此也。非关文字、假以指授。契之,则一代时教,无不统摄于一心;冥合,则千经万论,穷源皆自本性之流。

3、圆觉之示

圆旨归平凡。《圆觉经》十二菩萨之排布,对此亦是最好例证。先生通篇略说,深意在此。

十二菩萨之排列是:一、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代表宗门极致,是立地成佛的圆顿法门,一真法界,旨归平凡、宗在华严。二、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辨音菩萨,代表教门极则,是从一贯法入手渐修成佛,无诸歧路,直破无明、一音明了,亦不碍即事归理、透脱宗门。三、净诸业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贤善首菩萨,代表宗教的随类开展,是从差别法入手从凡夫到成佛的阶梯法门,枝繁叶茂,应在不异、渐次跃升,亦不碍十方和合、直升佛地。

试以第一组四位菩萨为例,稍作开展:

文殊菩萨之重点:无明及无明之综合作用——刹那空华、归无所得,谓纯粹理性、未及方便之无上法门,契之则普贤行愿自在其中,更不必作性与非性、明与无明、梦与非梦等第二义之讨论。

普贤菩萨之重点:梦幻及梦幻辗转之不二随顺——出没即离、不出自性,谓纯粹现实、不作方便之一行三昧,体之则文殊至理自在其中,直了变易生死、三界轮回,更不作细枝末节之敷衍。

由此可知,文殊普贤,一个即理望事、全事归一理,一个即事望理、全理只一事。

本来不二,表达不同。

再述普眼、金刚藏两大菩萨,何以承接、展示文殊智、普贤行,并终契上下回向之观音法门。于此需要留心,普眼与金刚藏所示,是落于千差万别而又纵横贯通、妙契圆旨的。与文殊、普贤之门,于演说层次,有绝对相待之分。

普眼菩萨之重点:从普贤菩萨存在本身差别相之幻化入,冥契文殊菩萨之空华观,故不依身、不依心乃至不依也不依,离四句、绝百非,可作“普贤行之实现手段”思之。

金刚藏菩萨之重点:从文殊菩萨存在非存在之空华无相、无住入手,冥契普贤菩萨之幻化门,了达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直破无明、超越轮回,可作“文殊智之存在条件”思之。

综合而言,即是文殊智、普贤行之日用施为,乃化身契应圆旨之展示归纳。

于《圆觉经略说》,先生对经义终极旨趣,可谓极尽开示。此处不妨于《文殊师利菩萨》章,再截取几则,以兹探求。

——不异说。“由此可见宇宙万有的现象都是相对的,……现象界两边相对,是靠不住的,能生能灭的,而不生不灭的才是佛道。”

——随所说。“我们再来体会空……‘彼知觉者,犹如虚空’,因为空,所以有知觉,如果没有知觉,就不叫空。”

(注:关于佛法内、外、中间之甄别会意,亦即对“空”的体认,如先生言,确是关键之一步,入者即入门。先生在在处处,常行提点,而又言不尽意、欲说还休,不可掠过。老师说“意识是桥梁”,对此亦多所开示。《楞伽大义今释》(卷一)也特别强调:“即彼五识身俱。因差别分段相知,当知是意识因”,大须注意。)

——了了说。“佛说无明如虚空之花,无生处无灭处,不了自了,了而不了。这个道理听起来好像很玄妙,其实很平凡。”

至此,圆旨归平凡,先生坦露无疑。明矣!

 

二、     见地浅深

圆旨归平凡,虽然无疑,但此非世间文字,非不世间文字,于实际见地,在认知层次上,确有深浅之差,不可不察。究竟而言,若非忘言绝解,无以旨契平凡。试以老师所述《华严法界观门》为参考,即理即事,准以辨之。

先明“忘言绝解”之层次浅深。一、惑于二法。对境生心,执于异见,囿于断常,此凡外世间知见,尚未入流。二、言忘解未绝。离二趣一,或随缘即假不除,或忘情对境无心,见一切法,皆如空中华及第二月,犹滞悟迷,此二乘人无我出世间知见,入于内法而偏小。三、言忘解亦绝。了达一切法,皆如梦如幻,空中华亦不住,然正行未圆、犹隔一线,此大乘法无我世出世间正解,通达内外法而未圆脱。四、绝解入正行。行起解绝,了达万法自如,法界同一缘起,法尔如是、究竟不可得,转身一路平凡,此一乘圆融无碍之知见。

(注:如上“一”、“二”、“三”、“四”所标之浅深,可谓“隔之毫厘,差之千里”,实难于清晰表达。故先生常叹,一般禅宗易落偏空小果,惟大磨祖师禅不同。唐代南阳忠国师也曾大喝:“大唐国内无禅师,不道无禅,只道无师”。)

次考《华严法界观门》真空观,简示以法拣情之要。如师所说,正以此文难读,推知正见难得。引文真空观略作四句:一、会色归空观。二、明空即色观。三、空色无碍观。四、泯绝无寄观。

会意有三:一者,抽离建立真空之名,以辨万法无实真空性。二者,施设假色(成色)、青黄、无色(断空)及与真空之名,进行内外中间即体离体之系统分析,圆成十门,以明离真空之性,空色及其互化作用,无以建立扫荡。三者,以一切法离真空无自性,即此拣情讫,会归泯绝无寄观,正成行体,名真空观。继而,即此真空观,于理事镕融非可分析,同上以即事即理、非事非理等为推演,建立理事无碍观十门,一一辨之,进而归到实际差别世界之周遍含容观,大明一真法界圆融无碍之华严宗旨。

上既以真空观四句十门为开展,一一遮情绝解毕。今更当反十归一,彻底归纳,直取真空本义,洞彻同一缘起,方可不拘文字、出入自在、妙契宗原。设以威音王前,纯一真空。尔后,宇宙形成,万类参差,众生出没。究其种种,不出四大及造色。思之,四大及造色等,同一真空性,以真空力,则形器之存,无不摄而归之,化为微末,此中岂有佛、魔、众生之可得?而微末之非存,复以真空不挂一丝之力,无不排而遍覆,长养形器,此中山河大地何处不露法王身?即此开合之间,真空本无为,法性自不动,万法自来去而实无来去,体之可得。则知马祖大行之前,唯道“日面佛、月面佛”意欲何为,而先生苦口叮咛真理唯一,天地宇宙法则呆定,唯离心力向心力耳,岂不大矣哉!

上既依理辨析知见层次,今更当于闻思修之日用行持,再陈须当警惕之事。

一者,忌浅尝辄止。尝闻现今有道侣,初读经坐立不安,遂谋抄写。如此一抄数年,几抄遍先生著述。如先生所指,般若、涅槃、瑜伽、宗境、华严、楞严、楞伽、宝积、指月等典籍原文,亦是无一不抄阅一至多遍。其间若遇老师一有开示,亦是先必恭抄、再行拜读,如此,愚乎?不愚乎?予则以为,实诚也,而知障之破,要在诚也!

二者,忌不究语义。佛法非世间知识,不过文字关,难明佛法义。如临济所言,一句中有三玄三要,大须注意。此间当知,于无始之始、无终之终,一旦开展归结于佛法的义理系统,其中凡有所说,无不一一在纵横交织之假构系统,确有切切之所指,乃至种种关联可不可说。若不深思甄别语义,含混吞之,难免为文字所惑。譬如“修行”,修是修,行是行,在佛法系统,是有严格定义的。

三者,忌背离身心。佛法不在书本,不在师所,而在当人身心实践,离开对自我之反省,对家庭、社会、国家、天下之照应(当然,此中难免欲说还休、欲罢不能,一叹也。若也未发孔子“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之警惕心,急需反省),对宇宙一家、六道轮回之切切考究,非真学法之为,实乃逃避之举。慎之!

 

三、正道实行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故达磨祖师,切示以理入行。先生常道,佛法重实行,此生不上如来座,收拾河山亦要人。老师誓言,生生世世为众生服务。承上以来,凡圣者之用心,由此可见。

正法何以实行,略而述之,不出治病救人四字,试论。所谓治病救人,病者,无明、昏乱也。救者,药方、悲智耳。由此,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一路向前。于中,非同非异,理则以愿行切实为圭臬,事则以见地真实为旨要,实无二说,统归一味。

自觉。自修证除昏乱之要,如《圆觉经》所示,不外以寂静力出粗尘(生理物理层面之生化),以变化力明微心(心理精神层面之业报),以寂灭力彻心源(非心非物而又即心即物之法性),此乃一而三、三而一之辩证统一,而又实无能修能证者可得也。失之一二,则难免落偏拘局。圆之一体,必终契无碍通达。当知,说食不饱,要在躬行。无明非慧剑而不斩,妙行非实悟而不达。此中又以不忘初心,最为难得。初心若现,备以正见,是为入禅。此事切要坚心一志,须从智慧功德起行,假神仙道一路向前,永无退怯。故先生常示,无论内外,莫不从专一入。仙也者,不动如山,意在此也。六祖更见教,自修自行,自成佛道。是为至言,若能默契,余则不必赘述。

觉他。维摩大士有言,以众生病故吾病,若众生无病,吾何病之有?自他不二,密不可分,由此明也。推而广之,宇宙事即分内事,分内事即宇宙事,非关情怀,乃实际理则、事出必然,不可不察。故先生常告诫,忆往圣先贤,无不背负时代之痛苦,虽千万人而不反。今先生远行,大业未成。放眼当今世界,由着交通之便利,种种文明冲突,异端辈出,人人无可奈何,事事纷乱如麻。世序离乱之昏散、基层治理之崩塌,教育失当之严重、人才匮乏之罕见,等等,虽暂未见刀兵之大动干戈,然图存之艰辛、人心之负重,可谓未之有也。吾辈学子,尊师莫若承志,当奋不顾身、迎难而上、孜孜以求,以为文明之汇通、人心之回归、时代之开创,竭尽所能,虽万死而弗敢辞也!

觉行圆满。先德云,无明实性是佛性,幻化空身是法身,佛法究竟义,尽于此也。此本为人人分上事,本有今无,本无今有,能不忏悔精进?当知无始垢重难穿,非悲智双运不达。正如《华严五教止观》指授,“有即空而不失有故,悲导智而不住空;空即有而不失空故,智导悲而不滞有。”、“然后方入圆明。若有直见色等诸法从缘,即是法界缘起也。”此即觉行圆满之指,因该果海、果彻因源,要在实行。

由此想及,《指月录》记载,广额屠儿自云,是“贤劫千佛一数”,何等之气派!更妙底是,文殊令善财采药,善财随拈一茎草,度与文殊。文殊接得示众曰:此药能杀人,亦能活人(不觉拈云:咄哉文殊,惑人作么,天上人间,可曾见活得忒明白、死得忒彻底的?)。

平凡乎?奇特乎?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

 

尚德讀後:

一、要無我,才能成為無己無私的菩薩,服務眾生。

要無法,才能去除主觀的妄想與執著的偏見,毫無分別心的面對一切空與有的存在。

二、歷劫修行,才能真解脫。

其他種種,何足道哉!

三、勉勵!勉勵!

承擔!承擔!

君子大人者,在宇宙萬類中同行也。

 

尚德於台灣二水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

 

-------------------

十一月更新

 

月 十月更新

 

吉米

以心印心,印去印留

彩雲飛過海東頭

老師談禪與唯識

 

 

 

淺知唯識與量子

台灣張尚德教授印象

《六祖壇經》之所以為「經」

物理學與道

業習難了

我理解的老師的路線

六祖惠能大師是如何悟道的

教師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