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彩云飞过海东头

---景念南太老师百年,兼谈其〈新旧文化企业家的反思〉

 徐海东

 

一、西风黄叶

南太老师在十五岁的时候写过一首诗:

西风黄叶万山秋,四顾苍茫天地悠。

狮子岭头迎晓日,彩云飞过海东头。

温州翁垟太老师的家乡,依山面海。

我三十岁时候从一家国营企业下岗,曾经做了近九年的销售和外贸,走遍千山万水,虽然业绩很好,把市场做进了当时全国规模很大的两家工厂,其中一家是台资;有位当时陪公司老板打乒乓球的老王也下岗了,他好心地让我去找老板要每个月两百元的生活费,我拒绝了;我到了浙江义乌,这里以做国际贸易闻名,城西佛堂镇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双林寺,是南北朝傅大士的道场,傅大士曾以儒冠、道袍、僧鞋的装束示现三教和合共处。

义乌到温州,当时乘火车沿金温铁路约五个多小时。

三十岁以前,我只想努力工作,在家乡终老一生;我的母亲念佛,有高血压等病,一旦她头晕,立马能找出原因,要不父亲用荤上供,要不佛像没有摆正,于是开始数落。

我是做塑料行业的销售和出口,李嘉诚也是做塑胶花发家的,我却做上瘾,到现在还在做塑料行业,经营着鼻屎大的一家进出口公司。

在义乌,空气都是紧张的,有时四部电话同时响起来,晚上装柜,站在托盘上,意气风发,指挥搬运工人和叉车司机,五六个集装箱一次装完,经常忙到凌晨。

闲暇的时候我会读书,读完金庸的《天龙八部》,对佛学名词很多搞不懂,于是找来憨山大师全集,读完《梦游集》,感叹怎么会有这样儒释道的通才,佩服之至,我们这个时代会有这样的大师吗?于是找到南太老师的《论语别裁》,读到南太老师对宋儒理学的针砭,觉得真是大快人心,宋儒理学禁锢中国达八百年之久,剽窃佛道,却打击佛道,拔高道德标准,脱离人性,上下相欺,非常不厚道。

于是我开始搜寻南太老师的书,从网上金粟阁书店到上海的金陵路,只要能找到的书,囫囵吞枣。原来我们这个时代也有这样的通才。

南太老师2002年在义乌双林寺打禅七,并开始复兴双林寺旧址。当时我刚到义乌,为生计所迫,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后来我尝试找到太湖大学堂,很想见到南太老师,也参加了当时一个网上见南师的QQ群,听说在太湖大学堂有上海学员组织的禅七,并找到了当时的一个组织者,都无功而返。

我想见南太老师一面都这么难;看来还是没有缘分。微斯人,吾谁与归?

这时,我的心中满是“西风黄叶”。

二、万山秋

在义乌,我组建了小型出口贸易公司,逐步摸索经营管理方法;学习了南太老师的〈新旧企业文化企业家的反思〉,受益匪浅;我是一个小贸易公司老板,若要谈大道理,未免力小而任重,我没有子路“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的气派,只有脸皮厚,了解其中一些艰辛。

义乌常住的外国人员有数万人,我的客户遍及全球很多国家,看到了中国的发展,也看到了国外的变化,经历了塑料行业的沉浮。

以前叙利亚属于中东比较富庶的国家,我有一个叙利亚的朋友,做印刷设备,同时做一些BOPP薄膜,我第一次见他在广交会,当时我在六祖寺住了一晚,他见到我象老朋友一般,温和友善的笑容,给了我深刻的印象,他根本不用去参观工厂,很放心地跟我做了几年业务,由于叙利亚的战乱,突然就失去了联系,叙利亚冲突造成的难民有五六百万之多,我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他,希望能给他一点帮助,然而始终没有消息;科威特的一个客户却跟他不一样,同样国家经历了战火,他却把公司设立在义乌,除了生意越做越好,还连续在中国生了几个孩子。

司马迁在《货殖列传》开篇写到:《老子》曰:至治之极,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民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俗,乐其业,至老死不相往来。

国际和国家政治安定是多么重要,国家政治好了,经济自然好。怎么才能让国际和国家政治都安定下来呢?

南太老师说:政治好的时候,在中国文化是“安居乐业”四个字,老百姓每个人平安活着安居;乐业很难,那是要人人对前途没有茫然,一个职业可以永琣a传下来。

 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注重政治为主,经济是辅助的,为什么?认为政治安定,经济自然就好。

南太老师说:中国自丁卯年转运,有两百多年的好运,将来超过康乾盛世,谁不想走好运呢?我被南太老师的话鼓舞着。

我要做事业,什么是事业?《易经系辞》说:举而措之于天下谓之事业。南太老师说:一个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情对社会大众有贡献,对国家民族,对整个的社会,都是一种贡献,这才算是事业。

“求名于千载之后,计利于百代以还。”

这才是我要做的,但我要怎样去做呢?

孟子说: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跖之徒也。欲知舜与跖之分,无他,利与善之间也。

我当时常常在周末去参加双林寺的活动,当时正赶上重修大雄宝殿,于是坚持为重修大雄宝殿做义工,亲手抬放过里面很多佛像。最后大雄宝殿落成,我跟公司同事一起把大雄宝殿前的建筑垃圾都清除了。当时,南太老师题写的“双林寺”的匾额,还有一块“大雄宝殿”的匾额已经写好放着。

秋天,松柏夹道,双林寺外的湖面倒影着满岭黄叶,黄云山上宝塔高耸。

我于2009年参加了上首下愚师父在大连横山寺的海峡两岸禅文化交流,其实就是禅七。在圆通宝殿里,第一次听到近六百人颂六字大明咒,从来没有听到如此悦耳和谐的声音,不觉淌下了眼泪。但是首愚师父的台湾口音较重,听不清,递了一张条子上去,感觉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于是又开始全国漫游,朝觐了佛教名山,远到云南鸡足山,沿着刚开辟的泥泞山路上山。于是出现了上文提到的到六祖寺住了一晚,通过他们捐印了《金刚经》和《六祖坛经》,得到了六祖寺方丈的接见,让我等三天,他要去广东讲课。我告辞了跑到广交会见了叙利亚的客户。

 

我送女儿去太湖大学堂参加夏令营之前,曾经参加过太老师其他学生的讲座,当时有情景对话和发表演讲节目,我看到几位教育界的著名老师带着几个孩子,忧心忡忡,除了几个问题孩子,中国的教育现状,都是她们纠结的原因,我却很不以为然。轮到我上台讲话的时候,给大家讲了一个笑话,一位美国爸爸教育他的儿子说:华盛顿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非常勤奋,学习成绩好的不得了,谁知道美国孩子却反驳爸爸:华盛顿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美国总统。我不要求孩子,我要求自己。

我怎么要求自己呢?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南太老师又没机缘见到,寻找了那么多老师,也没有找到答案;这时候颇有“万山秋”的感觉。

三、四顾茫然

虽然从南太老师的教诲中得到了启发,事非亲历不知难,小公司的管理也是很难的,有三个人的地方就有四套意见。我更经历了合伙者分道扬镳,委托管理者越俎代庖,我培养的人员的见利忘义,等等诸多变故,对人性的贪嗔痴颇有感触。

管子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南太老师结合时代形势,阐述为共产主义理想,社会主义福利,资本主义管理,中华文化精神。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礼生于有而废于无。故君子富,好行其德;小人富,以适其力”。

南太老师说:经济不建立好,这个社会的文化就没有基础;反过来说,文化没有基础,这个经济社会发展就是病态。一个国家政治,当财经发展时,如果文化的基础跟不上,文化没有跟财经同等的发展,国家社会是很危险的。如果光有文化,财经不发展,老百姓生活也不行。

司马迁在《货殖列传》里强调:夫千乘之王,万家之候,百家之君,尚犹患贫,而况匹夫编户之民乎?

孔子的弟子子贡,最为富有,结驷连骑,束帛之币以聘亭天下,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夫使孔子名布扬于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司马迁美其名曰“素封”。

魏文侯时的成功商人白圭,他乐观时变,能薄饮食,忍嗜欲,节衣服,与用事童仆共苦乐,趋时若猛兽鸷鸟之发。他经营有道,有伊尹、吕尚之谋,如孙吴用兵,商鞅行法。智不足与权变,勇不足以决断,仁不能取予,强不能有所守,否则,学不到他的本领。

司马迁最后指出:富无经业,则货无常主,能者辐辏,不肖者瓦解。这不就是禅吗?无顶、无门、无路。

我只有望洋兴叹。

经济者,经世济人,管仲是杰出的代表,他有鲍叔牙这样的朋友,以及齐桓公这样的老板。我除了同时具有齐桓公的三大缺点以外,还多了一条,喜欢打牌,回老家后参加了一个近两百人的老乡球队,成为一名两打一喝运动员:打球、打牌、喝酒。当然齐桓公的两大优点,除了反应快、决断快以外,其实还有两条是一般人不具备的,一条是命好,有个好平台;二是心量大,容人,识人,信人,智慧是超群的。

这时的我,四顾茫然。

四、天地悠

通过学习南太老师的智慧,我的贸易公司逐步发展,生活也逐步稳定;但内心并没有安定下来。当房子越来越大,车子越开越新,人格却越来越渺小了。

《素书》说:正人者先正己。释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教人者顺。逆者难从,顺者易行;难从则乱,易行则理。

南太老师指出:管理最重要的,是老板思想的管理,情绪的管理。个人管理,自我管理是最重要的管理。财势不能号令天下。

只有做到了正己,继而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才能做到“善者因之,其次利导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做不到,只能最下与之争。

善治生者,能择人而任时。这都是正己的果,因都在正己。很多人热衷于学习管理学,上手就想管人,从读南太老师的书,我们才更清楚地明白:自我管理才是人生的第一堂课。而这堂课被我忽略了。

《大禹謨》里点明管理中心:正德、利用、厚生、惟和。跟我们张老师提出的:道德让人敬仰,知识人让人折服,服务让人赞叹,如出一辙。

南太老师指出:最要紧的是自我管理,自我修养,新旧企业家的不同,重点在这里。

读到这里,我沉默了,我只是不停地要,以前要世间法成功,后来又加上了要出世法成功,难度翻番,痛苦翻番。

2012年南太老师走了,天心月圆,丹桂飘香,由首愚师父举办的纪念法会正好在我的家乡孝感天紫湖畔举行。双林寺大雄宝殿的匾额也是在太老师走了以后挂上去的。

南太老师言犹在耳,他希望我们做一个了不起的,征服自己的人,这是最大的管理学。

我真要的是什么呢?想想也没有什么,我甚至买好两只内红外黑的塑料碗,向往着布袋和尚的境界:一钵千家饭,孤僧万里游。青目睹人少,问路白云头。

天地悠悠。

五、迎晓日

南太老师不仅组织了双林寺旧址的重建,同时开展了全国各地很多丛林寺院的恢复工作;往佛堂镇的方向,距离双林寺约二十公里的赤岸镇,毗邻的金华盛产茶花、佛手、火腿,那里有一千五百多年前达摩禅师开辟的莱山寺道场,南太老师除了复兴双林寺等以外,更留下了一道伏笔,莱山寺逐步建设成为专门的准提道场,而这是很多人不清楚的,当时莱山寺的土地批文和题字,都是太老师生前帮助做好的。我到莱山寺时写了一篇文章,被方丈转载,其中一幅对联写道:

今守信入山,东南形胜,尽归天龙。聆普陀潮音,钱塘雪浪,接瓯江帆影,龙湫飞瀑;纳太湖碧波,灵隐磬声,恰逢金华茶花,一丛赤岸佛手香。

昔达摩渡江,旷劫精勤,暂付莱山,壮初唐四杰,稠州宾王,江山行吟,抚幼安南渡,婺州斜阳,双溪竟流,怀大坪悲愿,坛经深心,常忆峨眉金顶,万山冰雪皓月临。

南太老师说:怎么用钱?怎么用得有价值,有意义,这个很难。懂了这个,可以谈生意了,那也是懂得赚钱的人生观了。

张老师教导我们:不要赚钱,为人服务。南太老师也说: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

人只要老盯着自己的得失,就难免事有碍,理有碍,事理都有碍。

認識張老師的因緣,是因為有一年我在湖南广法寺参加朋友组织的新年禅七的时候,同宿舍来自长沙的张师兄告诉我去道南书院。于是,我来到了那里,在自我介绍栏里,我写道:我要做一个自由的人,一个高贵的人。

第一次听到了老师讲道通为一,《论语》开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朋,两个月,于是老师讲寒山的诗歌:我心似秋月,碧潭秋皎洁。无物可比伦,不堪与人说。听到这里,我差点手舞足蹈,这个朋友离我们远吗,不远啊,一直在这啊,第一次感觉到这个朋友的亲切,喜不自胜,不可说,不必说,不能说。

原来我们生活的时代还有这样的导师!这不就是我要找的老师吗!

 

孟子曰: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知知之为神。

我没有作到,其实是其力不充啊,其力不充,是没有大愿啊。没真正吃过苦,进不去。

这时,我是道南书院迎晓日。

六、彩云飞过

在张老师的禅堂,我发愿要成为一个大人: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发愿容易,发琱[愿难。习气爆发,犹如太阳黑子大爆发,了解一切的存在,犹如过雪山草地,还没等了解清楚,就奄奄一息。

真难!不独我在经营过程遇到的人性丑陋,连自己也是百孔千疮,好不到哪里。

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世之心胸。这力量该从何而来。

南太老师告诫我们,不管是政治上的老板,或企业界的老板,总是自立的在社会上站出来!

诸位修行的老板,我们是不是更应自立地站起来!

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司马迁在《报任安书》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计,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

把自己交给众生,绝对不怕吃苦,绝对无我,绝对为他人,就没事了。

非但我自己如是,多少芸芸众生,无不在苦海里沉浮,世界几大思想的乱流奔涌,科技在政治、经济上滥用,导致人跟宇宙,跟自然,跟社会,跟家庭,跟自己都疏离了,解决这些问题,只能回归到了解一切客观存在,从《百法明门论》,《八识规矩颂》等入手,综合《楞严经》,《楞伽经》,《华严经》,准提咒,来更好地了解自己和一切的客观存在,归到本来清净无事,本来高贵的自己。这才是人类的福音。

老师已经不能久站了,他坐在新禅堂中央一把椅子上,带领大家行香,最后他大声疾呼:让我们一起来建设人类文化的铁路,好不好?

我们大声答复老师:好!

从孙中山,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都计划兴修金温铁路,直到南太老师才修成了,但这不是他最终的目标,他语重心长的地说:我们更要修的是全人类的文化铁路。这才能让国际国家的政治安定,这才是真正的经世济人的经济之学问。

《维摩诘经》:是时佛告舍利弗:有国名妙喜,佛号无动,是维摩诘于彼国没,而来生此。

舍利弗言:未曾有也!世尊,识人乃能舍清净土,而来乐此多怒害处。

维摩诘言:夫日何故行阎浮提?菩萨如是,虽生不净佛土,为化众生,不与愚暗合也,但灭众生烦恼耳。

中国刚刚闭幕的十九大,对文化做了深刻而重要的阐述: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今天,我有幸能站在这里报告我的心路历程,步步离不开南太老师的光辉照耀,直到我来到了道南书院和达摩书院,我终于坦然了,明白了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道南书院落成前,我提前过来劳动了几天,当时阳光透过窗棂,禅堂里正在调试灯光和音响,我拿着拖把,微风吹拂,做了一首小诗:

 

树新栽,天微云

风吹过禅堂

窗棂如梯

缘梯望无垠

 

曲才响,灯已亮

风吹过禅堂

笤帚如杖

倚杖过长江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尚德讀後:

新運聖者興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

 

-------------------------

 

唯識新引

《成唯識論》新解 

唯識學會創辦人張尚德譯述

   達摩書院副院長黃高証記錄

220

前六識

眼耳鼻舌身意

見所斷與修所斷 

《成唯識論》卷六

以下緣上門

有義小十下不緣上。行相麁近不遠取故。

有義嫉等亦得緣上。於勝地法生嫉等故。

(述記:有嫉等者,等取慳憍二法。)

大八諂誑上亦緣下。下緣慢等相應起故。梵於釋子起諂誑故。憍不緣下非所恃故。

K   三學分別門

二十皆非學無學攝。此但是染彼唯淨故。

L 見斷等分別門

後十唯通見修所斷。與二煩惱相應起故。

見所斷者隨迷諦相或總或別。煩惱俱生。故隨所應皆通四諦。迷諦親疎等皆如煩惱說。

前十有義唯修所斷。緣麁事境任運生故。

有義亦通見修所斷。依二煩惱勢力起故。緣他見等生忿等故。

見所斷者隨所應緣總別惑力皆通四諦。

此中有義忿等但緣迷諦惑生。非親迷諦。行相麁淺不深取故。

有義嫉等亦親迷諦。於滅道等生嫉等故。

(述記:嫉惱害慳憍五法亦親迷諦。)

M 有事無事門

然忿等十但緣有事。要託本質方得生故。

緣有漏等准上應知。

 

英譯(韋達)

10. The perception of higher worlds

According to one opinion, the ten minor upaklesas of a lower world do not take as their object a higher world, for their modes of activity are gross and 'near' (i.e., superficial); consequently, they do not take 'distant' or 'lofty' objects.

According to another opinion, envy, parsimony, and pride can take as their object a higher world, for a being of the lower world may produce envy etc. with respect to the dharmas of a higher world.

The eight major upaklesas and duplicity-deception of a higher world also take as their object the lower world, for they are associated with conceit etc. which have a bearing on the lower world, and also because Brahma produces duplicity and deception with regard to the Arhat Asvajit.

Pride does not take as its object the dharmas of a lower world, for they cannot serve as its point of support.

11.  Upaklesas and Saiksa categories

The twenty upaklesas are all comprised in the 'neither Saiksa nor Asaiksa' category, i.e., Naivasaiksanasaiksa, for they are exclusively defiled, and the Saiksa and Asaiksa categories are pure.

12. Abandonment of upaklesas

The last ten upaklesas are both Darsanaheya and Bhavanaheya (i.e., abandoned both by insight into Transcendent Truth and by meditation and self-cultivation), because they are born in association with klesas of two kinds, inborn and pertaining to speculation.

The upaklesas that are abandoned by insight into Transcendent Truth (Darsanaheya) arise in association with those klesas which are caused by general or particular errors about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Four Noble Truths'.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special characteristics, they are all connected with these four Truths, and their relations with the direct and indirect errors about these Truths are the same as those between the fundamental klesas and those errors.

According to one opinion, the first ten upaklesas are abandoned by meditation and self-cultivation (Bhavanaheya) only, for they have a bearing on gross objects and arise spontaneously without any deliberation.

According to another opinion, the ten upaklesas are abandoned not only by meditation and self-cultivation but also by insight into Transcendent Truth (Darsanaheya), for they arise in dependence upon the power of the two kinds of klesas. The fact is that when one person sees another holding or expressing false views about the Atman (Atmagraha), etc., one may be filled with fury etc.

The upaklesas that are abandoned by insight into Transcendent Truth (Darsanaheya) are,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special modes of association, related to the Four Noble Truths through the force of the fundamental klesas caused by direct or indirect errors about these Truths.

According to one opinion, the first ten upaklesas, fury etc., are produced indirectly in association with the fundamental klesas caused by errors about the Truths, and are not produced by direct errors about them, the reason being that their modes of activity are gross and superficial and, consequently, they do not penetrate deep in taking objects for perception.

According to another opinion, five of the first ten upaklesas, namely, envy, vexation, harmfulness, parsimony, and pride, are produced by direct errors about the Noble Truths. The fact is that envy may be caused with reference to the Cessation of Suffering and the Path leading to the Cessation of Suffering.

13. Existence of archetypes of objects

The first ten upaklesas, fury etc., are produced only by the perception of objects that really exist. They can only arise on the basis of the archetypes of those objects.

The perception of pure and impure objects (nimittabhagas) and the upaklesas arising therefrom can be understood by the same process or reasoning as that which was followed in the case of the fundamental klesas.

 

中譯(張尚德)

10、以下緣上的覺知

說:下地的十小隨煩惱不緣上。因為小隨煩惱的行相粗近(即淺薄),故不能取遠界或地。

另有嫉、慳、憍三法是可以緣上的。因為下地有情對於勝地法, 也會生起嫉妒等。

 上地的八大隨煩惱和小隨煩惱的諂、誑,亦緣下地,因為它們可與緣下的慢等相應而起,例如梵王對馬勝阿羅漢心。

唯有上地的憍不緣下地法因為下地法不是上地有情所憍恃者。

11、隨煩惱與三學之範疇

二十隨煩惱既不屬有學、也不無學之範疇,而是「非學無學」所攝。因為隨煩惱都是染污的,但有學和無學淨法的範疇。

12、斷隨煩惱

二十煩惱的後十個,即中二大八煩惱,通見所斷及修所斷(即透过洞察超越性真理和禪定與修持而斷惑),因為們與二煩惱相應。二煩惱是俱生煩惱分別煩惱

見道所斷的煩惱,會總迷或別迷於煩惱俱生。隨其所應四諦至於它們迷諦的親疏關係等,如前文根本煩惱與迷諦中

說,十隨煩惱唯修所斷因為它們緣的是粗事境界,任運生起,不分別

另有說,此十隨煩惱,不但是修所斷,而且亦通於見所斷。因為它們是依俱生分別二煩惱的勢力而起。事實上,當一個人看到有人執持或顯發出「我」的邪見(我執)等等,便生忿等心。

見所斷的煩惱,隨其所相應的特殊模式直接或間接地透過迷的根本煩惱力,四諦相通。

有說,忿等前十隨煩惱唯間接迷諦的根本煩惱生,並非直接迷於諦理,因為們的行相粗淺,不能深取所緣境。

另有認為,前十隨煩惱中的嫉、惱、害、慳和憍五者,親迷諦理。事實上,迷於苦之諦和苦之可引生嫉等。

13、事的本質存在

忿等前十隨煩惱,只緣實有之事。因為它們要仗託諸事之本質才能生起。

至於緣有漏無漏事境(相分)及所生隨煩惱,可依據前文的根本煩惱,以相同的演繹或推理方式來作理解。


高証按:

此次《成唯識論》談到見所斷與修所斷,兩者都是要斷除人生的煩惱。本論中把煩惱分為兩類:一種是先天俱生的,另一為後天習得的。

若是先天俱生煩惱,那是修道所斷。因為它的行相微細,所以比較難斷。

若是後天分別起的煩惱,那就是屬於見道所斷了,因行相粗顯易斷。

非學的凡夫位具足一切煩惱。有學的初、二、三果,和無學的四果,都是善性,他們不攝染污性的煩惱。

小乘的見所斷與修所斷,可參考《唯識新引》第206次按語。

在大乘菩薩果位的次第中,要到第八不動地才能真正無分別。

所以《成唯識論》中說大菩薩有「隨無分別智轉智」,意指八地以上菩薩在見地、功夫、行願上起無分別智,無分別中有分別,有分別中無分別,即此用、離此用,離此用、即此用。也就是:

契應著一切又超越一切也。

 

221

待續   

 

----------------------------

台灣達摩書院

七日禪修

道門通論

(儒釋道各家,含《解深密經》)

 念準提咒

《解深密經》說:假如徧計所執能無執的落在依他起上(即因緣所生法上),便是勝義諦,也就是圓成實。

勝義諦也者,就是一心真如或真如一心,也就是清淨自在、涅槃解脫也。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到「緣起性空、性空緣起」後,感嘆的說:

「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有執」,即執著,即不能證得什麼是佛和一切煩惱的根源也。

 

佛法是不可思議境界

由《解深密經》辨知不可思議境界之所從來與所從去

 

主持:

張尚德老師

 

日期:

2018217(星期六)至 23日(星期五)

 

景懷南公懷瑾先生百歲誕辰

學術研討會

 

    南老師是現代中國集儒釋道、九流十家精華於一爐的禪門大師。禪門文化的復興,於社會的安定與和諧,是最大的人文精神良藥。睽諸盛唐貞觀之治及清代雍正的興盛禪風,社會都浸潤在禪門文化的智慧中。禪非宗教,是高貴人文精神文化的展示,又超越之。

    發揚禪門泰斗南老師的人文文化智慧,是有極大意義的。 

 

主持:

張尚德老師、蔡宗儒教授、黃高証博士、魏盛博士

 

日期:

2018224(星期六)至 25日(星期日)

 

地點:

台灣.達摩書院

 

報名方式:

填報名表,附照片,通訊報名,准後通知(報名表下載)

只參加禪修者,為期七天;參加禪修及研討會者,共為九天。

 

論文要求:

研討南公懷瑾先生任何一門學問,包含武術與醫藥等,論文內容莫超過兩萬字。20181月截稿。

 

Email: dharma_academy@yahoo.com

電話: 0983517589, 037-931816

微信ID: d931816

台灣達摩書院地址:苗栗縣獅潭鄉豐林村大坡塘九號

 

----------------------

以心印心,印去印留

——感念南公怀瑾禅德

 周品君

 

          禅门修行,全在心上。起脚,落地,明明了了,知来知往。没有落在心上的行为状态,很容易引起大中小随烦恼,也就是无明缘行。当跟着禅师起修的一刹那,心就要从明白的力道中开始着落。心地法门,一地一地,全靠不自欺,不自骗。到一地,息一地的诸缘;到一地,清净在一地的无喘。过程当中,智慧圆明通透,任何的欺骗现前,就信手拈来,游戏三昧。南怀瑾先生说:对待烦恼就像对待奴隶。(《花雨满天,维摩说法》)  禅门,禅师,多不好碰啊!

           如人在人世间先被剥了几层皮,皮剥了,骨头还在,硬而且直,可以去试试敲敲禅门。禅门列祖列宗,无不如此。吾师张公尚德更是在人世间、在人性上走到了尽头,完全思考不到人间和人性的明路,才与南公怀瑾禅德相遇,宇宙乾坤从此比片云还片云。没有理论,无关文字。本性的宏愿,本身就是颗闪烁的种子,存在的过程,成就着能息诸缘的常寂光。这样的种子,哪怕只剩下一根骨头,也要让最上上智来洗礼,只求个为什么存在的明白,是以了愿。

          法,是求来的。不在此上,禅门根本无门。

          一旦起修,那就别开生面,万水千山了。像阿难尊者,佛的使者,佛涅槃后,大迦叶当着五百大士否定祂,关门,不再见。祂呢,佛的使者啊,丝毫不以大迦叶尊者的羞辱为怀,赶快扪心自省,也来了个七天开悟,用神通直入集结,绝对硬碰硬,当之无愧禅宗二祖。此事是分分秒秒都在考验学人会不会上当。不是别的,是自己贪嗔痴的当。

          刚认识张师不久,有一次祂对我说:你去炒地产,赚大钱嘛。我不知道师父是嫌我没钱还是嫌我没善根,也不敢答话。接着倒茶,茶没倒好,祂马上:笨得要命,茶都不会倒。我一听,倒是放心了:这么笨,炒地产是不可能了。于是安心安意先从学好倒茶开始。南公怀瑾先生回灵山了,老师病了,问我:南老师走了,我没有大树了,怎么办?禅师本来就是禅门之尊,那有什么怎么办。赶紧回答师父:该干什么干什么。诸如此类。跟着师父常常是一闷棍下要得出,要找到还不知道在哪里的所以然。上师的棍棒来无影,学人的回答却要绝对有踪。越是囫囵对待,越是棍棒相加。实在不是这块料,也就收起棍棒,大家自便好了。 

          禅门不立文字最直接的展示就是禅师度人救世的手法。

          也实在是五体投地地佩服那位瞿汝稷先生,硬是立了本文字《指月录》:没有逻辑,语言非疯即癫,却个个都是铁汉,大力金刚。吾师张公尚德先生常常说:因为我的坚持......”管你这个世界乱倒什么地步,绝不负佛恩,师恩,而坚持;管你有多笨,多蠢,多坏,多狠,绝不负一身正法,而坚持。不破重关莫入山,末后还有牢关,师父说:破了重关后,一定还要坚信自己成佛,破牢关。(《什么是破三关》)十方三世最摧毁不了的就是从坚持成佛的训练中走过来的禅师的坚持。超越过来,师父也只是淡淡的说:业力不可思议,佛法不可思议,两者相应在一起,无事不办。

          曾经看《指月录》,怀让大师接引道一,末尾,怀让和尚说:总不见道一持个消息来。我看到这里,竟哭了起来...道一托人回曰: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我不禁心中责怪马祖:少盐酱个什么呀,回去看看怀师啊!唉!......哭了很久很久。出家人就是出家人,禅门就是禅门。出了俗家还要出僧家,出了僧家还要出法家,出了法家还要出佛家!南怀瑾老师结论:了了了时无可了,行行行到法王家。云霞遮断来时路,山高水远归暮鸦。归暮鸦的道一,一路向前狂奔,硬是带着徒弟百丈在中华大地上奠定了一幅不朽的山河:一日不耕,一日不食的丛林制度!百丈更是深化成就夯实了这幅山河。禅门,在当时大唐朝纷繁的文化星河当中,用严格的丛林制度尊严了人性本有的最高智慧之道门,包罗万象地成就了泱泱佛子。严厉的心法规范下,人心得以清净,展现一派纯净的结界。

           明朝云居戒禅师仿照孙子兵法作出丛林制度的佳作《禅门锻炼十三篇》。释其目的曰:坚誓忍苦。辨器授话。入室搜括。落室开导。垂手锻炼。机权策发。奇巧换回。斩关开眼。研究纲宗。精严操履。磨治学业。简炼才能。谨言付授。再摘十三篇自序前两句:锻炼说而拟之孙武子,何也?以正治国,以奇用兵,柱下之言确矣。佛法中据位者,治丛林如治国,用机法以锻炼众如用兵,奇正相因,不易之道也。祂寄望:作家!作家!是真能善用孙武子而不为赵括谈兵矣。果有此人,殆斫额望之也。禅门的丛林制度与众生的贪嗔痴真可谓兵来将往,将往兵来啊。如此严格的标杆,滥竽也不敢随便充数了吧。

         古德云:通宗不通教,开口便乱道。通教不通宗,犹如独眼龙。南公怀瑾大德说:说到参禅直求修证的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通宗不通教,于是许多在意根下立定足跟,或在独影境上依他起用,就相随境界而转:或者清净、空无;或认光明、尔焰;或乐机辨纵横;或死守古人言句。殊不知参禅,也只是佛法求证的初学入门方法,不必固自鸣高,不肯印证教理,便以为是。(《楞伽大义今释》自叙)想想古印度的那烂陀,再想想古中国的禅林,那一定是最高智慧的膜拜之地,真实美好的庄严道场!可以一丝不苟的行在心宗里

         形而下的思维方式,总是隔在不可思议之外。佛在瞬息万变的人心流变中传了闻、思、修的路数。弥勒菩萨请佛开示:世尊!若闻所成慧了知其义,若思所成慧了知其义,若奢摩他毗钵舍那修所成慧了知其义,此何差别?佛告弥勒菩萨:善男子!闻所成慧,依止于文,但如其说,未善意趣,未现在前,随顺解脱,未能领受成解脱义。思所成慧,亦依于文,不惟如说,能善意趣,未现在前,转顺解脱,未能领受成解脱义。若诸菩萨修所成慧,亦依于文,亦不依于文,亦如其说,亦不如说,能善意趣,所知事同分三摩地所行影像现前,极顺解脱,已能领受成解脱义。是名三种解脱义。(《解深密经》分别瑜伽品)南怀瑾先生说的:不可思议并不是不能思议。(见南怀瑾先生诸著作)   祂还说:在这个大时代里,一切都在变,变动之中,自然乱象纷陈。”     那,要在大环境贯通所知事同分三摩地所行影像现前何其难哦!

         对于佛法与当世,南怀瑾先生有过这样一段话:但无论如何说法,佛法的说心说性,说有说空,乃至说一真如自性,或非真如自性;它所指形而上的体性,如何统摄心物两面的万有群象?乃至形而上与形而下物理世界的关联枢纽,始终没有具体的实说。而且到底是偏向于唯心唯识的理论为多,这也是使人不无遗憾的事。如果在这个问题的关键上,进一步剖析得更明白,那么,后世以至现代的唯心唯物哲学观点的争辩,应该已无必要,可以免除世界人类一个长期的浩劫,这岂不是人文思想的一件大事吗?(《楞伽大义今释》自叙)  吾师张公尚德先生说:佛法是讲宇宙多重世界,万类之存在的,是在理想的多重世界中,而多重世界必在人的理想中。(《华严法界观》)如果以能听闻正法为所依止,在此之上的理想通达于多重世界,净熏同分影像,以正遍行,熏习当今共业之识,那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啊!南怀瑾先生说:科学一马当先,几乎有一种趋势,将使宗教与哲学、文学与艺术,都成为它的附庸。这乃是必然的现象。我们的固有文化,在和西洋文化相互冲突后,由冲突而交流,由交流而互相融化,继之而来的一定是另一番照耀世界的新气象。(《楞严大义今释》叙言)祂说了:不可思议并不是不能思议。 南老师的真诚和奉献何其重大啊!吾师张公尚德先生说南怀瑾先生是佛!佛的理想从来就是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十方三世从没有可能撼动佛志!

          南怀瑾先生这一百年,和世界的这一百年,和中国的这一百年,真是犹如那句钟声不在铃铛里,铃儿就是响叮当

          中国的岁月也如同禅,坚持而随顺,从来不拒绝外来,也不会断了自己。常常是遍体鳞伤,也照样朝阳初升,月光洒在山梁。哪怕土地都焦了,还是坚信老祖宗的阴阳,哪里都藏有乾坤,粮食还会满仓。岁月和禅,互相尊严,从不离弃已经外息的诸缘,义盖三世十方。

 

          祝福

          中国的禅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于湖南长沙

  

尚德讀後:

一、六祖惠能證到「何期自性,本自清淨」,這就是指: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也就是: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六祖的悟,就是悟到佛法所說的:

法身本來清淨無相。

二、此事重在行履,不在意識語言、文字思想上,以指指月,指不是月。重在行履也。

三、什麼叫「重在行履」?絕對要緊握及深透了解眾生存在的同體大悲、無緣大慈。然後用實際的行動,生生世世去實現慈悲喜捨,而且是無折扣可打的。

四、做到這些又超越這些,叫做學禪學佛。

五、南老師開始在浙江修建金溫鐵路的時候,跟我說:

「建設中華民族的文化鐵路,比金溫鐵路更重要。」

此際我想起了習近平先生這些年來在公開場合演講上,一再提到: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天下為公也者,人類的和平福祉與高貴,全在其中。

讓中國偉大的人民都站起來吧!我們中國的祖宗高貴文化就是天下為公的,佛法也真正是天下為公。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天种幽草 意惜世情

台湾张尚德教授印象

楚水

    和南怀瑾先生一样,台湾张尚德教授正在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尚德先生者,台湾中国哲学会总干事,北京大学张岱年老先生所聘中华孔子学会名誉副会长也,湖南湘潭郭家桥人氏。弱冠之年从事于孙立人将军队伍,蹉跎于军旅五载,无成元帅将军之志,却有学以报国之心。及至退役,经20个月,40本书之苦读苦学,以避数学、英文几乎考试为零分之不足,终以超过台湾大学50多分的优异成绩取得哲学系入学资格。台大七年三餐不继,食不果腹,实真"饥人饿食"者也,唯有知识充饥,以求得学问解渴,可谓之饱学之士也。并与李敖、陈鼓应先生同为台大同班同室之学友,真可谓室小可容膝,居小乾坤,而且三人均不同凡响,都大有建树,是为台湾大学之骄傲。

     及至毕业,正适蒋公败退台湾反思反省时期,因其博览群书,又熟读马列,即被选入国民党军政干部学院教授马克思主义哲学,当时开设的题程被称作匪党理论批判。其实,用批判的眼光审视马克思主义理论,或许更能体会马克思哲学思想之真谛,更会认同其中的真理。再后来,部队退役时,英文尚几乎是零分的张尚德先生,又成为了台湾某大人物的英文机要秘书达12年,这不能是一种奇迹,亦足见其学习把握之能力。同时,协助南怀瑾先生成立十方丛林书院,亲自担任高研部主任。年届知天命之年时,为往贤继绝学,业已著作等身。并且亲历亲为,唯真唯实,效法唐代禅宗高祖百丈禅师,"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禅门风格,创建达摩学院。革律为禅,唯真唯实,开现代禅修之蹊经,一晃近三十年矣。

      尚德先生和我大有缘分,最近曾三次到湘潭拜谒,一次相聚于上海。而一到上海,愰若故地重游,尚徳先生隐隐约约的轮廓忽然清晰起来,过去那种似曾相识却始终难以准确记起的记忆,一下子恢复了链接。尚德先生是最早促成汪辜会谈的重要联络人之一。记得1992年夏天,我陪台湾中华电脑之父范光陵先生率领的爱心代表团访问上海时,会议的资料中就有一本张尚德先生的著作,扉页上刊登着先生与汪道涵会长坐在一起的照片,只是那时候还未留胡须,却仍然穿得是长袍,颇有点先清遗老辜鸿铭的气度,那时就曾引起我特别关注。及至20多年以后,近距离走近张尚德先生时,先生的胡子都已经白了,真是岁月不饶人,让人不由得一声叹息。

       最近这几年,尚徳先生在自己的桑梓故里湘潭郭家桥创办了道南书院。道者,取汪道涵先生之道,南也,取南怀瑾先生之南,有怀念二人之意。某生之也晚,无缘于南怀瑾先生,却与时任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的汪道涵先生,有过两次近距离接触。一次是在上海新锦江饭店,一次是在上海虹桥饭店。先生温文而雅,侃侃而谈,凡全是一个大儒或长者--因为,汪道涵先生十分清楚:海峡两岸和平之统一,关键取决于文化认同。而儒表佛心道骨的南怀瑾先生,更是一座文化丰碑。张尚德先生以耄耋之年,缕心履力,砥砺于道南书院的建设,除对二位先贤怀念之外,更重要的是想承续唐人百丈禅师禅宗之传承,弘扬中华文化。大道之行,愈艰愈奋,这里不由地发自内心赞叹一声:道南书院办得不易,张尚德教授更是不易中的不易。记得三年前第一次陪陈鼓应先生去时,道南书院尚是雏形,去年第二次拜访时,已经开始初见地基,而今年再次登临时,两座气势恢弘的高楼已经拔地而起,壮严肃穆。道南书院四个鎏金大字,乃张尚德先生亲自所书,气象嵯峨,内敛乾坤,决不输于近代禅修大师袁焕仙先生。某知浅显,总觉得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一百年,类似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化的深度融合。而仅从佛教而言,这期间诞生了虚云和尚与袁焕仙这样的一代宗师,济世度人,扶危济困,最根本上拯救的仍然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一点历史应已定论。张尚德先生承袁焕仙先生之衣钵,又接继虚云和尚苦行难行为众生之精神,势必会另辟蹊径,再创禅宗文化之辉煌。

      听张尚德教授讲课,需要一点水平,需要一点基础,更重要的是需要某种悟性。我之有缘是能够有幸在湘潭傍听过先生一次讲课,在上海聆听一次演讲;我之无缘就是自己既无水平,更无悟性,又加上素无慧根,天生愚钝,以至于先生所言需日后慢慢䃼课才能渐渐领悟,总是慢上半拍。总之张尚德先生是开释,不是普及,讲课及演讲均是如此。没有一定境界,或人生迷途不深,恐难如窗纸点破,而豁然开朗。我大概就是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又笃定了自己信念,认为自己所谓的温火慢炖,如煮墨品茗,总会有水到渠成的时候。尚德先生法眼如炬,自然能洞穿一切,透彻心灵。劝我为人为文要和光而不同尘。和光同尘 ,与世无争,那么怎么不同尘呢?足见先生关切之殷殷,需要我慢慢悟来。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季羡林老先生晚年的时候,也经常题写这两句李商隠的诗句,大概内心有一种无法排遣的孤独。张尚德先生天种幽草,意惜世情与其殊途同归,短短一句苦也,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今年张尚德先生业已八十有六,已属高龄老人。现在道南书院落成了,而百年树人的文化长旅才刚刚开始,以后的路还很漫长,很漫长。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这位文化老人如此笃定而又执着,能够坚持到现在,并且还能够一直坚持下去,我也不知道我们文化自信的根基是什么?但是,我总觉得文化自信的中国需要有足够的包容与器量,去鼎力支持一个文化老人的坚持与探索,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更何况我们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呢?

     最后,再一次写下对张尚德教授的深深敬意,以及对道南书院的深深祝福!我相信,面包会有的,一切会有的,包括明天美丽的阳光。

--------------------

 

十一月更新

 

月 十月更新

 

以心印心,印去印留

 

 

 

 

淺知唯識與量子

台灣張尚德教授印象

《六祖壇經》之所以為「經」

物理學與道

業習難了

我理解的老師的路線

六祖惠能大師是如何悟道的

教師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