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台灣達摩書院

七日禪修

道門通論

(儒釋道各家,含《解深密經》)

 念準提咒

《解深密經》說:假如徧計所執能無執的落在依他起上(即因緣所生法上),便是勝義諦,也就是圓成實。

勝義諦也者,就是一心真如或真如一心,也就是清淨自在、涅槃解脫也。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到「緣起性空、性空緣起」後,感嘆的說:

「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有執」,即執著,即不能證得什麼是佛和一切煩惱的根源也。

 

佛法是不可思議境界

由《解深密經》辨知不可思議境界之所從來與所從去

 

主持:

張尚德老師

 

日期:

2018217(星期六)至 23日(星期五)

 

景懷南公懷瑾先生百歲誕辰

學術研討會

 

    南老師是現代中國集儒釋道、九流十家精華於一爐的禪門大師。禪門文化的復興,於社會的安定與和諧,是最大的人文精神良藥。睽諸盛唐貞觀之治及清代雍正的興盛禪風,社會都浸潤在禪門文化的智慧中。禪非宗教,是高貴人文精神文化的展示,又超越之。

    發揚禪門泰斗南老師的人文文化智慧,是有極大意義的。 

 

主持:

張尚德老師、蔡宗儒教授、黃高証博士、魏盛博士

 

日期:

2018224(星期六)至 25日(星期日)

 

地點:

台灣.達摩書院

 

報名方式:

填報名表,附照片,通訊報名,准後通知(報名表下載)

只參加禪修者,為期七天;參加禪修及研討會者,共為九天。

 

論文要求:

研討南公懷瑾先生任何一門學問,包含武術與醫藥等,論文內容莫超過兩萬字。20181月截稿。

 

Email: dharma_academy@yahoo.com

電話: 0983517589, 037-931816

微信ID: d931816

台灣達摩書院地址:苗栗縣獅潭鄉豐林村大坡塘九號

 

-----------------------------------------------

现代教育的问题与对策

——南太老师怀瑾先生谈教育的学习浅得

朱德志

2012年,南太老师怀瑾先生的最后一次演讲,是面向吴江太湖国际实验小学的小学毕业生,题目是《临别赠言》,这个视频网上现在也有,南太老师讲:“实验什么?诸位同学也许知道,办这个学校的目标,反对这一百多年来的教育、方法。所有从小学到大学,全部反感”“现代教育、中国文化、世界文化出问题,文化教育的问题,尤其是教育的方法、教育的内容出了问题”。“所以这个时代不安定,一个国家的变乱,真正基本的错误,是文化教育。”

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以在南太老师的《亦新亦旧的一代》和《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找到答案。

一.现代教育的问题

1.读书为赚钱的目的

自古以来,我国社会上就有读书做官,光宗耀祖的传统。这一传统到了现代,教育制度变为了现代教育,但读书的目的换了个形式,内涵没变,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个好工作,能够更好的生活而已。

南太老师讲,过去“因为读了书,可以考取功名,登科及第而作官。因此‘读书作官’自然而然就成为一般社会天经地义的思想。作官又有什么好呢?因为作了官,就能得到坐食国家俸禄的利益。由此‘升官发财’便顺理成章地被民间视为当然的道理。由于这一系列错误观念的养成,读书读到后来,所有经、史、子、集,也成剩余的物质,只有‘八股’的制义文章,才是生活的宝典,这都是很自然而形成的思想,无足为怪。”[1]

“我们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制度,虽然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而换旧更新,可是我们教育的‘暗盘’思想,依然落在二千多年来的一贯观念之中,只不过把以往‘读书作官’、‘光耀门楣’的思想,稍微变了一点方向,转向于求学就可以赚钱发财的观念而已。然后引用一句门面话来自我遮盖这个观念,而以‘教育即生活’,作为正面堂皇的文章,几家父母潜意识中,对子女的升学大事不受这个观念的作祟?又有几家子弟选读学校、选修科系的心理,不为这个观念所左右?”[1]

“于是,新的‘科学八股’的考试方法,但凭‘死记’、‘背诵’为学问的作风,依然犹如以往历史的陈迹,只是过去的风气,但须记诵八股文章,作为考试的本钱;现在的风气,但须记诵问答和猜题,便能赢得好学校以及联考的光荣。过去的读书为考功名、为作官;现在的读书和考试,为求出路、为求职业、为赚大钱。”[1]

 

2.家教的缺失

就教育本身来说,不能只靠学校,更重要的是家庭的教育,家庭教育的重心不是要孩子考试考得好,而是教孩子怎么做人,怎样做人也不是靠说教,而完全是靠家长自身的言行,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孩子。现代的家长是完全把孩子丢给学校,望子成龙,却由于自身的不良言行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后代。

这一点,南太老师是这样讲的:“生出来以后重要的是家教,是家庭父母的教育,不是靠学校的。我看现在人,大都把儿童教育寄托在学校,父母家长自己本身却都有问题。依我几十年经验看来,许多家长都犯了一个大错误,把自己达不到的目的,寄托在孩子身上;自己书没有读好,希望孩子读好;自己没有发财,希望儿女赚钱发财;自己没有官做,希望儿女出来作官。这个目的是很严重的,每个人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然后托给学校自己不管,自己的言语行为又大多是乱七八糟的,影响到孩子。这就是中国教育的问题,也正是家教的问题。”[2]

“再回来讲到学与效,中国《礼记》讲这个效,我们做老师的、办教育的,任务太重了,孩子们随时在效法老师、父母。教育不光是嘴巴里教,也不只是读书,父母、老师的行为、思想、情绪和动作,无形中孩子们都学进去了。这就是教育,这个教育叫‘耳濡目染’,孩子们天生有耳朵、有眼睛,他听到了,也看到了。老师们偶尔讲两句黄色笑话,你以为孩子们没有注意听,实际上他已经听到了,这叫耳濡目染。父母也好,师长也好,社会上的人也好,他们随便有个动作,孩子们一眼看到,已经发生影响了,这就是教育。所以教育不只是在你上课教些什么,整个的天地,自然的环境,统统是教育。”[2]

 

3.变本加厉的知识教育

目前的教育在内容上,基本上完全是知识的传授,而且是变本加厉,甚至幼儿园要学过去小学才讲的知识,小学学中学的,中学学大学的,大学本科学硕士的,到了硕博士就是在学习西方前沿的科技,然后替导师做研究,写论文,帮老师完成既定的科研任务,争取顺利毕业,然后找个好工作多挣钱。所学的几乎都是科技与知识的教育,欠缺了我国历史悠久的人文修养,欠缺了“学问”的学习。

南太老师讲到:“必然承认新时代的教育内容和方法,对于开启国民知识和普及教育的效果,的确迥非前代可比。但是知识并非就是‘学问’,人格养成和国家民族文化精神的栽接,并非有了知识就能成功的。尤其对于儿童教育来说,问题更为严重。因为我们现在所采用的教育方法,为了配合当前时代的需要,大体上都是传授知识和技能,并没有真正考虑到国家民族‘承先启后’的百年大计。旧式的教育,虽然也没有明文确定是为这一目的而教育,但几千年来的一贯精神,实在是与此目的相契合的。”“所以忘记了旧的人格修养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精神是‘学问’;新的学识和技能的教育是‘知识’。因此观念的分野,混淆不清,所以教育的思想和规定就乱了章法。同时人文学科的重要和科学新知识的重要,更没有完全分别确定其尊崇的地位,因此教育上的科目和课程,一味乱排,轻重倒置。”[1]

4.升学主义导致的疯狂考试

    现代升学率高的学校就是所谓好的学校,因此现代教育的手段,就是背书与考试,通过考试,决定哪些是好学生,哪些是差学生,而且考试已经近乎疯狂。从小开始,背诵很多不必要的知识,为的就是各种考试,完全在浪费学生的精力和智力。现代已经是互联网时代,很多知识上网一搜索就能得到,而考试却还在考谁记得牢,还不如旧式的科举,至少还是在考学生的思想怎么样。

南太老师的讲述如下:“并且最不可解的,我们现行的小学课本,与中学、大学并非都能衔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拚命教儿童们背诵现行课本上的许多大可不必要的知识,来准备月考和期考。因此弄得有心‘望子成龙’的家庭,比较上进的子弟,‘三更灯火五更鸡’背书作功课,比起科举时代的考功名、背‘八股’,更加严重。当时为了考功名,背‘经’、‘书’,背了以后,一辈子受用不尽而学无止境。只要问一问,我们现代六、七十岁以上有所建树的老少年们,请他们平心静气地谈一谈,哪一个的学问知识不是从这种旧教育方式中打下基础。可是现在我们花费了无价可比的下一代童年时代的时间和精力来背课本,弄得头脑呆板,眼睛近视,背熟了以后,除了应付一级一级的考试以外,便等于毫无用处。一考上了中学,小学读的书就等于白费。考上高中,初中的书是白读了。考上大学,中小学的书等于无用。大学毕业以后,踏进各阶层社会来做事,无论如何专门,也会感觉到所学与所用,完全毫不相干。”[1]

“考试是中国文化特有的创作制度,法良意美,素来为外人称道赞誉的。谁知到了现在,一考之弊至于如此,因此而形成现在青少年们的思想与心理潜在的抗拒意识,也是相当严重的因素之一,的确不能掉以轻心而疏忽置之的。如果以时代观点,从西方文化的教育制度来讲,无论欧、美各国的小学教育,其课本与作业,也有考试,但轻松而活泼,收效的现象也绝不像我们的情形。”[1]

“不过,单以中学的教育而言,问题就颇为严重。历年来为众望所归的几个著名小学或中学,尤其是某些‘女中’,为了争取‘校誉’(以升学率的高低而定校誉的声望),大半时间,在教‘考’。除了背考试题以外,就不知道什么叫教育了。而且功课的繁重,根本没有时间多读课外的书。我与学生及在中学里当教师的同学们谈话,他们或她们在夜里作梦的时候,经常都还梦见‘赶考’——被考或考人。除‘考’以外,简直不知什么是学问。旧式考试考‘思想’,现在考试考‘记诵’。《礼记》有言:‘记诵之学,不足为人师。’可是现在能记诵而善于考试的学生,家庭与学校,都认为是好学生。稍加活泼而稍富于才能与思想的,反而考得不好。”[1]

 

5.教书挣钱的老师

现代的学校体制下,用薪水聘用老师,老师必须完成既定的任务,就是出卖知识而已。其实当老师是一个良心活,课堂上怎么教,对什么学生怎么样,老师有很大的主导权。在现有的体制下,能有多少老师是真心为了教育下一代,为了中国的百年大计而工作呢?即便是老师有这种想法,那是否又具备这样的能力呢?我们现有的教育制度,是否是在激励老师为了培养下一代,为了中国的未来而努力呢?

南太老师讲:“因为现在不是过去的教育,现在当老师是出卖知识嘛,教完了,拿到钟点费就走了,管你听还是不听啊,老师也不要负责;学校变成了商店,顾客至上,做学生的可以批评老师。”[2]

“至于从事教育事业的老师人才,扪心自问,是否真为教育而教育,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多少年来,自有专门培养教育师资的学校和学系,但是有关培养师资的‘教育之教育’的问题也还不少。而且最大的原因,从事教育的已经有明文规定成为公教人员,因此作教师的是否都具有一片赤心为国家、为民族教育子弟而任教,或者仅为个人生活的需要而谋求任教为职业的,更须大加反省。”[1]

“不管公立的大专学校或私立的大专学校,只要能够聘请你当一位老师,不但是天大的面子,而且对你真有恩同再造的衣食父母之概。如果你不听话,当然就‘诸公滚滚’了!所以当一纸聘书,交付邮局寄到你家里来的时候,应该犹如接捧古代皇帝的诏书一样,喜从天降。身为学校当局的负责人,还有谁肯保持中国文化的礼仪,公然地为学生亲自作代表或派学校的大员,执礼甚恭地送聘书呢?尤其有一类私立的某些专校,由一、二个略识之无的老板们唯利是图地创办起来,请老师是当作赏饭吃,那种踌躇满志、睥睨一切的神气,实在可使书生们不寒而栗。”[1]

.对策

1.首先应搞清楚教育是为了什么

教育不是为了让学生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教育是要引导学生向善良的路上走。南太老师讲:“教育是讲什么呢?教育的基本原则是改正人性,使人向善良的方面走;教育就是政治,就是法律。”“总之教育是启发引导人性往好的路上走。”[2]

现在考试起来,连幼儿园小学还要考试,好的成绩考取了进名校,考不取了进差等的学校,这是什么教育?教育的目标是讲这个孩子不成器,你把他教成好的成器的人。读书是凭兴趣,靠启发的,那才有动力、有创造力嘛!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现在变成了全力应付考试,有兴趣也给你搞没了。所以我现在讲教育无用论,不晓得搞些什么!自己教育的方向目标,什么都没有研究清楚。[2]

张尚德老师也讲:“一切教育措施、种种教育的诱导、教育的处罚、教育的奖励等等,让人性恶的一面不要起来,这叫做防患于未然。教育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要止恶。”“‘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教学、教育或教化,全在培养、发挥诱导人的本善,以及补足人的偏失和不足,这个叫‘长善。把人本来的善发挥出来,把人有恶的那一面、人性不对的那一面去掉,整个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在良好的学习环境中趋善去恶,都在培养和发展自己的知、能、才、性,这个就叫做教育。”[3]

 

2.只有通过品格教育才可以挽救中国

如果根据社会目前所需何种人才而开展教育,那方向是错误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要走在时代的前面,要通过品格教育来转变一个时代。南太老师讲:“现在为了面对当前时代的需要而传授知识和技能,那么,所有教育措施,就只看时代的趋向、社会的需要而决定教育的方向。因此,就无法以教育思想来开辟时代而领导新时代了。”“我们只要息心反省教育的现状,就可明白现代青少年陷落在一片迷惘境地的前因和后果。[1]

因为现代教育的问题,导致了青少年陷入迷茫,当他们长大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之后,那整个社会也必将陷入迷茫的境地,现代社会,正是如此。南太老师讲:“以我对这个社会的观察,尤其我们的国家、社会,现在统统走入了疯狂的状态。在中医有个病叫做失心症,忘失了心,发疯了,今天全世界以经济金融决定政治的方向,使全人类知识分子发疯了,尤其像银行界同诸位,每天困在数字和钱堆里头,忘记了自己的心了,很茫然。”“尤其碰到我们这二三十年真正的安定,如果研究历史,这样的安定前所未有,但是这个安定是非常空虚的,真的很空虚,没有根基的。因此我发现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有个通病,问到前途都很茫然,没有方向,一切都不敢信赖,因为知识太渊博了,所见所闻太多。我们这一代啊,像你们诸位这个年龄,我拿六十岁来计算,受这个时代的文化教育影响,没有真正学问中心,可是知识又非常渊博,各方面都知道,都很清楚,也很茫然,整个的茫然。”[2]

因此,我们为了后一代,对于家庭教育思想、社会教育思想,以及学校教育的思想制度,必须要多作检讨,以建立一番复兴文化的新气象。虽然说问题并不简单,但问题终须寻求出答案和调整的方法。这不但是我们老一辈的责任,也正是落在现代青年身上的重要责任,极须渊博通达的学问,才能挽救亟待复兴图强的中国文化。”[1]

 

3.自得天机自长成

“我这一辈子可说所有的教育都受过了,我个人的结论下来清清楚楚,教育无用论,教育是教不好一个人的。以我的经验,人不是学校教育能够改变得了的。一个了不起的孩子啊,就算你不给他读书,把他按在泥巴里头,他都会站起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站不起来的孩子,无论你怎么培养、怎么教育,也只能成为一个平庸的人,所以我几十年来总结的是教育无用论。”[2]

上面的话,我的理解是针对现代一般人所认为的,教育就是让孩子出人头地的目的而说的,就是孩子有各自的天资,天资聪明的只要有机会就会出头,而天资一般的无论怎么让他学习也都注定平庸,所以说“教育无用”。

这一点南太老师也有论述:“再说中国历史上的圣人尧、舜、禹,后代都不好,并不是坏,是不够聪明,这就讲到现在科学所谓基因的遗传。我也做过父母,还四代同堂,我晓得孩子不够聪明,这四代聪明给我占完了。你们看水果树,有一年长了很多果子,接下去就要休息好几年。你们都是了不起的聪明人,不要再往孩子身上加压力,这个里头的深意很大了。孩子生下来身体强弱、脑力够不够、个性好坏,遗传自父母的占百分之三十,所以做父母的要反省对儿女的教导。”[2]

所以家长不要总想着望子成龙而给孩子太大压力,社会上出人头地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必定是平庸一生,因此教育应该因材施教,不要过分的灌输没必要的知识。南太老师讲:“所以对孩子们不是叫你们不关心,而是不要爱得过份,放一步,让他自由发展,但是现代人都关心得过头了。教育的目的,不是教他知识,是把孩子天生遗传不好的个性转化,所以真正的教育不是只靠学校,而是家庭教育。”“所以大家在这几十年安定的环境里头,不要希望将来自己孩子如何如何,而是对自己孩子的教育要放手一点,让他自然长大。”[2]

4.家长也要受教育

因为现代家长对于教育的看法很多是错误的,所以家长也应该受教育。南太老师讲:“所以我认为现在不单是孩子教育的问题,家长更要重新受教育。我讲话很直,请大家深刻的了解,不要只是望子成龙,不要只是望女成凤。你们每个人心里都觉得自己的孩子了不起,要好好培养。我不是讲过吗?做父母有个错误的观念,把自己的缺憾,一生做不到的事,都寄望在下一代身上,这是一个罪过,不可以的。”[2]

“现在讲爱的教育,中国古文有一句话,‘恩里生害’,父母对儿女的爱是恩情,可是‘恩里生害’,爱孩子爱得太多了,反过来是害他不能自立了,站不起来了。”“孩子们主要要教他们学会谋生的职业技能,不是读名校,读名校出来又有什么了不得的?那个我们看得多了。生活的教育最好从家庭做起,尤其你们是家长,教孩子更要注重生活的教育。你们不是都读了《大学》吗?自己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从本身做起。”[2]

5.加强真学问的教育

既然对于学生应该主要教会谋生的技能,那应该重点讲授什么呢?那就是学问,也就是中国文化中的修养功夫。

南太老师讲:“那么,中国原来的知识分子读书的目标呢,是求学问,包括作人做事、身心修养等等一切的学问,这是凭兴趣来的,玩味一辈子,人格平等独立的,同谋生是两件事。不像现在人读书,都是为了谋生。”“我们这个时代知识混乱,人的年纪愈大,思想愈乱,情绪也愈不稳定,一般讲学问啊、修养啊,就是讲怎么样解脱这些思想束缚,把綑住自己的绳子解开,脱离情绪的困扰;在佛学叫做解脱,解脱情绪思想烦恼,恢复到心性的本来的清净和平,这是中国文化修养的功夫,这就叫学问,不叫作知识了。”[2]

最后,借用张老师的话作为文章的结尾:“一个社会如果在教育上脱序,那个社会是绝对不可能上轨道的。用智慧的眼睛,通过对久远未来的观照,来决定教育的内容、制式和方法,且让那些内容、制式和方法,得到健全和良好的效果,便成为治国的第一优先要务了。”“中国这几百年来不断学西方,也学俄国和日本,西方的教育是不断的创造、发现,不断的探险,将人当做征服自然的主宰,在这个不断的创造、发现、探险与主宰中,也有其负面作用,诸如不断的丢弃,甚至不断的毁灭、消耗和浪费,丢弃、毁灭、消耗、浪费的结果,是造成社会普遍在人性上的不安。中华民族本来是一个具创造力的民族,过去已创造,如今正在创造,未来更需创造,但创造杠杆的平衡点,是要落在人性和整个社会的安定上。”[3]

 

1】《亦新亦旧的一代》

2】《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3】《中国人是真的》

 

尚德讀後:

一、教育的目的、制式,教者和受教者,應該怎麼樣?無非是啟發、平衡人的知能才性、社會的安定與宇宙天人合一。也就是人與自己、人與社會、人與宇宙和諧的統一在一起。

      我們的老祖宗在《禮記》中的〈學記〉,早就說清楚了。

二、現代人類文明的教育究竟何去何從?

三、我一再宣揚要歸到唯識和禪。

禪的基礎是「一缽千家飯,孤僧萬里遊」。然後提昇到不可說、不要說也不必說,原來如此。南老師一生從事發揚雲門餅的雲門禪,就是這樣。祂個人做到了,可惜無人接到。

唯識思想對人類最大的貢獻,是解釋了存在的起始、過程、轉化與歸結究竟是什麼,那就是含如來藏的阿陀那識,如來藏有真如門和生滅門。個人、家庭、社會、團體、天下、國家,歸到絕對的真善美,就是真如門。藏汙納垢的一面,就是在生滅門中。

四、人是可以高貴和永恆的,那就是要想盡辦法克服和去除人本來有的貪瞋癡慢疑惡見和二十個隨煩惱。然後回歸人本有的善十一。

結論:

人是絕對要且可以在最高智慧上自我提昇和超越的,這就是最高的教育。。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唯識新引

《成唯識論》新解 

唯識學會創辦人張尚德譯述

   達摩書院副院長黃高証記錄

222

前六識

眼耳鼻舌身意

尋與伺

《成唯識論》卷七

尋謂尋求。令心怱遽於意言境麁轉為性。伺謂伺察。令心怱遽於意言境細轉為性。此二俱以安不安住身心分位所依為業。

(文釋併說:尋伺而得則身心依於安份住住,不得則依於不安份住住。)

並用思慧一分為體。於意言境不深推度及深推度義類別故。

若離思慧。尋伺二種體類差別不可得故。

二各二者。有義尋伺各有染淨二類差別。

有義此釋不應正理。悔眠亦有染淨二故。

應說如前諸染心所有是煩惱隨煩惱性。

此二各有不善無記。或復各有纏及隨眠。

有義彼釋亦不應理。不定四後有此言故。

應言二者顯二種二。一謂悔眠。二謂尋伺。

此二二種種類各別。故一二言顯二二種。

此各有二。謂染不染。非如善染各唯一故。

或唯簡染故說此言。有亦說為隨煩惱故。

(述記:此言唯為簡染。以瑜伽五十五等。說為隨煩惱。恐同前唯染。故置通二言。)

為顯不定義說二各二言。故置此言深為有用。

 

 

英譯(韋達)

3 and 4. Intellectual reflection (Vitarka) and investigation (Vicara)  

Intellectual reflection (Vitarka) refers to mental search or study; its nature is to cause the mind to be earnest and ardent and to examine in a etude manner the objects of mental discourse. Investigation (Vicara) refers to thorough and detailed research; its nature is to cause the mind to be earnest and ardent and to examine in a subtle manner the objects of mental discourse. The special activity of these two Caittas is to serve as the cause of mental and corporeal states of comfort and discomfort (comfort when one acquires the necessary knowledge as a result of the reflection and investigation, and discomfort when one fails to do so).

Both Caittas make use, as their essential nature, of certain constituent parts of volition (Cetana) and discernment (Prajna). They are different in that the first is not profound in its reflection on the objects of mental discourse while the second is profound in its investigation of them.

Apart from volition and discernment, they have neither a specific nature nor any specific activity of their own.

The Stanza says that 'these two couples [of Caittas] can be of two kinds'.

Difference of interpretation:

(1)  Both reflection and investigation can be of two kinds, defiled or pure.

(2)  This first explanation does not accord with reason, for remorse and drowsiness can also be defiled or pure. It should therefore be said that the first 'two' refer to defiled Caittas enumerated above, i.e., to klesas and upaklesas, and that the second 'two' are of two kinds, i.e., bad and non-defined, or else that they both have the 'eight bonds' and drowsiness as constituent parts of themselves.

(3)  This second explanation is also incorrect, because Vasubandhu is concerned with the last four Caittas named Aniyatas. The first 'two' designates two species: a. remorse and drowsiness, b. reflection and investigation. These two couples in fact form two distinct species. Each of the four has two natures, defiled and non-defiled, in contradistinction to Caittas that have only one single nature, either good or defiled by definition. Or, on another interpretation, the author says that the four are of two natures to distinguish them from the defiled. Again, because a text (Yogasastra, 55) says that the four are upaklesas, the author wishes to stress that they are not necessarily upaklesas.

  The expression 'these two couples can be of two kinds' explains the sense of the term aniyata, non-determined or indeterminate, and is therefore extremely useful.

 

中譯(張尚德)

34、理知的尋和伺 

尋是指內心的尋求或詳查;其本質能使心殷切和誠執粗略地尋求種種語之境相伺指的是深入和詳細的伺察;它的性質也能使心殷切和誠執細微地伺察種種意言境相。此二心所的特殊活動,都是以狀態的安住與否作為區分的依據當一個人對其所求知識尋伺有得,則身心安住;無得則不安住)。

此二心所並用之一分為其基本性質。不同處在於:前者於意言境「尋」不能深刻推度,後者對於意言境的「伺」能深入推度

除了之外,尋與伺沒有其它的特殊性質,也沒有任何自己的特別活動。

唯識三十頌所說二各二

不同的解釋如下:

1)尋與伺可分為染和淨兩類。

2)第一種解釋不合正理,因為悔和眠也可分為染和淨兩類。故應說:二各二的第一個,是指前面的染心所,根本煩惱和隨煩惱第二個,是指不善和無記。各有隨眠作為自己的組成部分。

3第二種解釋也不對。因為世親講的是最後四個不定心所。二各二的第一個,是把四不定分兩組:a. b. 這兩組實際上構成了兩種不同的類型。四個心所當中的每一個都有染和不染兩種性質,不像其它心所只被界定為單一性質:善或染。另外,又可以解釋為,作者是說四心所各有和不二性,以有於唯法。再者,因為《瑜伽論》卷55四不定是隨煩惱,故世親想在此強調,它們不定然是隨煩惱。

二各二此一表述,是為了彰顯其不定或未定之義,故有其深用也。

尚德按:

尋與伺在佛法的心所中,是極為重要的兩個詞語,它涉及到心理的認識功能與作用。

人有煩惱面(即垢)和超越煩惱面(即淨)。尋與伺落在煩惱面上,便是凡夫;落在淨上,慢慢一步一步的,便可以成佛。

成佛有位階的,一般是菩薩五十二位,在菩薩十地以外,最後一地,第十一地即佛地。都是透過尋與伺在善法中達成的。

佛法用奢摩他和毘缽舍那來概括尋與伺。奢摩他是止,毘缽舍那是觀。止就是「定」,有四禪八定和第九次第定及金剛喻地定。觀有五停心觀與徧觀一切。實際上,整個佛法都是圍繞在止與觀的分門別類中。

無止即不可能有善觀,所以中國人文精華儒釋道各家要求人先定下來。透過止與觀,儒家止於至善,道家止於真人,佛家在成佛,人本來是可以很高貴的,

此也

 

223

待續  

 

-----------------------------

 

十一月更新

 

十二月更新

 

吉米

老師談禪與唯識

 

 

 

張老師近照

從孟子責善章談起

淺識三性三無性